龙八娱乐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节能

直击底特律汽车企业危机天堂还是地狱

时间:2020-07-03 来源网站:龙八娱乐

直击底特律汽车企业危机:天堂还是地狱?

■编者按

从来没有见过美国的一个城市如此“荒凉”——这个城市就是2009年的底特律。   金融海啸冲刷后,美国汽车工业而今显露出一种近乎悲怆的衰败。在过去的三年中,通用、福特和克莱斯勒已经消减了总共12万份产业工人岗位。现在,公司白领也在急剧减少,往日繁华的写字楼只剩下了一半的职员,一些工厂停工,处处难掩萧条的感觉。

通用的破产之“钟”似乎已经开始转动,接下来或许就是克莱斯勒。不可避免,还有更多的工人、白领将失去工作,退休工人的收入也将被削减。密歇根州州长Granhol m在密歇根公共电台中提到,明年可能会有76万人失业。这是2005年卡特里娜飓风袭击墨西哥湾沿岸地区时造成23万失业人数的三倍。

除了一周前通用原CEO瓦格纳被正式“罢免”外,还有更多的底特律普通汽车人也陆陆续续被迫离开。这些人正沉寂在沉默的悲哀和无奈中。然而,欣喜的是:生活在底特律的美国汽车人也常常表现出他们特有的倔强:“我们什么都见过,这即使是最糟糕的,一切仍然会好起来。”

我们一直关注着美国的汽车工业,当破产成为大家都害怕却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时,我们把视角转向人,去看望一下底特律的汽车人。

一周前的3月30日,美国总统奥巴马正式公布了第二轮汽车救援措施,通用和克莱斯勒上交的重组方案均被否定,当天通用股价暴跌了25.4%;曾以SUV转型战略带领通用汽车熬过难关的CEO瓦格纳被“罢免”,离开了他为之奉献所有青春的地方;白宫给通用60天的时间重新提交方案,但在大多数关注着美国汽车产业的人看来,“60天”不足以让通用拿出什么起死回生的绝技,倒更应该被看作是给通用汽车“料理后事”的时间——一个答案渐渐明朗,那就是通用正在不情愿地接近自己的命运转折点——破产重组。

斯人已逝。破产不等于死亡,也许我们应该冷静地接受通用的结局,或者新开始,“年复一年,几十年来,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潜在的问题,是作出艰难选择的时候了,就算外国竞争者超越我们。”奥巴马几天前在白宫宣布他的决定。

瓦格纳走到了通用的尽头

总统奥巴马他不是救世主而是外科医生

“我们不能继续为错误的决定找借口,我们不能仅靠纳税人的钱来维持汽车业的生存,这些企业和汽车工业必须要自立,而不是依靠政府的援助。”

他说:“这条路已经走到了尽头。”

新上任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对于汽车企业的态度现在已经变得清晰:汽车业对美国很重要,但汽车不是美国的全部,美国政府确实会尽最大努力去挽救美国汽车业,但不等于就是不断花钱填窟窿,随便花纳税人的钱。这个过程不会是一次漫长的苦旅,而是一次干净利落的手术,通用只能在手术台上涅槃重生。死一次,再活过来,重新开始。奥巴马今年2月份上台,去年11月份、12月份的时候美国政府已经给了通用170亿的巨额救援资金,但那是他的前任政府做的事情,而且这个庞大的数字还不够解决通用的燃眉之急。奥巴马可以做一个抉择,继续救还是换一种更直接快速的方式。

在上个周一,全球都看到了这样一件颇有戏剧性的事,美国政府不满意通用和克莱斯勒的“救命方案”,同时根据协议的一部分,通用汽车还失去了自己的CEO瓦格纳,如果60天之后,他们仍然交不出完美的方案,那么法庭内的破产重组很可能是不可避免的。

奥巴马政府已经决定对汽车企业重组下重拳,并且第一个被开刀的就是通用掌门瓦格纳,由政府直接干预企业的高层人选,这在近50年的美国都是没有的事情,可见奥巴马政府的决心——汽车产业非常危急的时刻到了,奥巴马也曾经表示过,消费者请放心,这两家汽车企业将来假如出现问题的话,保修由政府来承担。他认为,对于潜在的问题,是做出艰难选择的时候了。“即使这样会有外国竞争者超越我们。”

种种迹象透露了奥巴马政府的心机,在庞大的资金压力下,与其不断支付通用、克莱斯勒流水一般的救济金,打肿脸充当救世主的角色,还不如来刀痛快的。

原CEO瓦格纳他解决不了强悍的UAW

“通用公司是一个拥有传奇色彩的伟大公司。”

“无须理会那些怀疑者,因为我知道这是一个拥有无限前途的公司。”

瓦格纳最后几乎是以“壮士”的身份离开的。

据《美国汽车》报道,瓦格纳的辞职在上周一得到通用汽车公司的确定,他解释说他的离开是因为他一直被奥巴马政府官员要求“靠边站”,“现在我如他们所愿”。

瓦格纳曾经在1992年,以SUV转型计划,将通用汽车从停滞期带到另一个辉煌中。1994年,当他负责通用汽车公司的北美业务时,该公司在美国取得了33.2%汽车销售份额。2000年,瓦格纳就出任了通用汽车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坐稳“一哥”位置。

然而到今年2月份,据统计数据显示,通用公司只占美国轿车和卡车的18.8%的销售份额。

对于盲目投资扩张、将皮卡作为战略重点且转型缓慢、没有意识到油价高企的风险拼命生产大型越野车等等问题,瓦格纳在最近几年一直忙着纠正、调整,他的北美战略也很明确:增加新产品研发的投入,并以小型车和新能源车作为重点;强化多品牌战略;利用全球规模和资源优势,降低采购到生产的成本;有创造性地解决健康医疗成本问题,和政府、工会进行进一步沟通。

然而,他没有能够创造性地解决工人福利的问题,这也不是他单方面努力就能成功的。但他积极扩大通用汽车在美国以外的业务。该公司目前65%的汽车在海外销售,就是多亏瓦格纳进军海外市场,如中国、俄罗斯和拉丁美洲。至少,通用在海外的投资都非常成功,这也是未来通用的希望所在。

瓦格纳有三个主要的重组计划,包括关闭几十个工厂,产生成千上万的就业岗位和摒弃掉数以百计的经销商。直至最近,他承认有必要大幅削减该公司的品牌和型号产品,以更好地适应公司庞大的基础设施与市场萎缩。

他说他感到最遗憾的一个举动是通用决定停止生产EV-1,一种在20世纪90年代末向用户出租的龙八娱乐。它虽然没有销售车赚钱,可它有助于建立通用汽车公司的环保形象,在2006年瓦格纳承认,他意识到这一点太晚。

瓦格纳像一个斗士,他的命运让人觉得同情。他的离任恐怕也改变不了通用最终走向破产的命运,他先走了一步,给整个底特律增加了更多悲凉的气氛。音乐会,底特律人,冷漠和轻视

就在穿越整个城市的边界,AJ''s音乐咖啡馆正在举办一个为期10天,名叫“TheAs- sembly Line Concert”的现场音乐会。 这个音乐会的意义在于帮助汽车工人,同时也为了创造一个不间断表演的世界纪录。

如今,底特律和它的汽车工业正在设法摆脱它们从奥巴马政府寻求救命稻草的形象。奥巴马政府表示愿意提供更多的短期援助给通用和克莱斯勒公司,但这并没有剔除让这些公司破产的可能性。

“底特律是一个制造业城市。”MaryScheible说道。作为底特律本地人,她在附近北部一个Loyola 高级男生学院当指导顾问。

“我希望人们能够尝试去了解那种一直工作在流水线上的人,其父亲也是在生产流水线上工作,其祖父一样在生产流水线上工作,”她说,“他们在这里有一种自豪感。”

……

除了自豪外,在最近几天的采访当中,底特律人往往通过眼泪或是愤怒和痛苦来表达他们的希望,他们希望他们能使国会确信,通用汽车和克莱斯勒汽车公司,推而广之整个城市,值得保存。

MartyHershock,一个底特律警员的儿子,成长在四周满是汽车工人的环境中。他说,汽车公司去年秋天已经向国家寻求救助,但国家的冷漠和轻视令到当地居民困惑不已。

“这里有种混乱和忧虑的强烈感觉,”来自密歇根州立大学迪尔伯恩分校的美国历史教授Hershock先生说,“人们不知道该怎么办。”

ith,是一个非常出名的清晨秀WJR-AM 节目主持人,他尝试向听众们传达底特律可以生存下来的信息。

“我们将度过这一切,并且我们将一起度过这一切。”Smith先生说,就像第一缕阳光照亮他渔民楼窗外的地平线一样。“我们将不会让这样的困难战胜我们”。

作为底特律当地人、俄亥俄州立大学的历史教授KevinBoyle表示,这种决心曾经帮助底特律度过无数辉煌和轮回,他说:“如果没有这种真正的信徒,底特律或者其他的任何城市将会变成一个空洞。”

……

密歇根大学教授Hershock先生说,如果联邦支持底特律,仍然有更多的工人将面临类似的不确定的命运。他说:“他们应该设身处地想想,‘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在我身上,对于我的孩子又会发生什么事呢’。”

底特律人的眼泪和愤怒

一、近乎绝望的汽车工人和白领

镜头1

“我们非常担心公司破产,我们将失去所有的退休金,即便不是全部,也会是很大一部分。”生活在利沃尼亚的Eldenand Julie LaRoche夫妻俩都已经50岁并且已经退休,其中,丈夫Elden在通用公司工作了30年,面对着可能宣告破产的通用汽车,他不无担忧地说:“这样的话,我和我的妻子就不得不继续工作了。”

镜头2

“我知道不是每个地方都是好的,但这里可能是一个最难找到一份工作的地方。”

DougZupan 作为一名设计师,在克莱斯勒工作了6年,去年11月份被“买断”。据介绍,去年感恩节的前一天,在密歇根州奥本山克莱斯勒技术中心有5000名员工不得不接受了“买断”,而他只是其中的一名。

在寻找新工作的时候,Zupan只能用从克莱斯勒汽车获得的5万美元买断补贴养活自己,还有他的妻子和4岁、2岁及6个月大的三个孩子。他一直在攻读密歇根州大学的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直到上个学期一直由克莱斯勒支付学费,那时克莱斯勒公司还有能力负担公司白领在教育领域的学费。

但是现在,他的最后养老积蓄便是他之前花了25000美元买来的克莱斯勒300C。Zupan说,他可能会卖掉它,如果他需要钱。他对美国汽车工业这25年来急剧下降的最糟的销售状况感到震惊,他说:“我将尽我所能走出汽车行业。”

镜头3

“我甚至找不着方向。”在被买断前已经为克莱斯勒工作了21年的JimBadhorn 是一名工程师,他最具代表性的成就是为克莱斯勒的优势产品克莱斯勒300C轿车设计了后车门,这款车目前也在中国制造。

最近,他不得不寻找新的工作,他参加了军事承包商举行的招聘会,但他很快就失望了。面对人山人海的现场,他根本找不着方向。

随着“破产”这个词越来越多地被用来形容通用汽车和克莱斯勒的未来,底特律的汽车工人们都在担忧着自己以后的生计问题,镜头里的Elden和Zupan只不过是劳动阶层中的一个缩影。通用和克莱斯勒可能有着全球最优秀的汽车业人才,但现在这些人一样面临着失业。

据《纽约时报》报道,如果通用和克莱斯勒的退休福利计划在面临破产的情况下不作出削减,美国养老金Gauranty公司(简称PBGC)将接管汽车工人的养老金计划,这将意味着很多人的养老金会受到大幅削减。据PBGC估算,如果通用和克莱斯勒今年破产,一个45岁的退休员工一年能拿到13500美元的退休金,55岁的可拿到243000美元,65岁和75岁可分别拿到54000美元和164000美元。而根据PBGC的数据显示,克莱斯勒有25万个员工领取退休金,通用则有67万名员工。

然而,大幅削减退休工人的退休金在美国工人阶层中只是冰山一角,数以万计的汽车蓝领和白领就在这段时间纷纷下岗。随着依赖联邦贷款生存的通用和克莱斯勒的第二次重组方案被否决,从工厂中走出来的这些汽车工人在密歇根州的经济状况下,几乎没有任何前景。

据《纽约时报》报道,在过去的三年中,通用,福特和克莱斯勒已经削减了总共12万份制造业工作。现在,往日繁华的写字楼只剩下了一半的汽车白领,底特律就像是一座被下了“魔咒”的空城一样令人无所适从。汽车工程师或设计师的职业生涯在底特律似乎已经走到了尽头,没有任何希望出现转机。密歇根州在2008年12月的失业率达到10.6%,现今还在持续攀升,招聘会场面一直非常火爆,吸引着数千名失去工作的员工。

因为买断,已经“沦陷”的底特律地区其住房市场也受到重创。今年1月,密歇根州奥克兰郡的房屋的赎回率与上年同比增加了102%,因为那里曾住着大量的通用和克莱斯勒公司的雇员。写着“出售”牌子的房子成倍增加,但乏人问津,失业的汽车工人和白领想另谋出路也困难重重——他们根本找不到人接手底特律郊区的房子。

更可怕的是,在通用汽车传出将在全球削减40%的工薪劳动力或今年减少1万名工人的计划中,下一轮的白领裁员将不包括买断,在底特律地区,这意味着到5月1日,将有3000人在失去工作的同时可能“空手”而归。

二、UAW主席的艰难抉择

每况愈下的现状和奥巴马政府的决心,将Get-telfinger摆上了台面,他必须作出一个正确的决定。作为美国汽车工会的主席,RonGettelfinger 明白,他在破产法庭外能同政府达成更好的协议,而不是在法庭上,他不想由法官来判决,而是由奥巴马政府的温和自由的民主党派人士来决定。但现在看来,这或许就是一种奢望。

Gettelfinger之前似乎从来没有过多地担心最后期限,他始终讨价还价直到第二次重组方案提交到期,最终也没有作出任何让步,成功地保护了他的员工,使他们免受新一轮的薪金和利益削减。

而这位被美国汽车工人们称为“了不起的劳工政治家”的Gettelfinger 恐怕与重组方案被否、瓦格纳的离开脱不了干系。因为除非工人联盟肯放弃成员得来不易的利益,汽车公司将没有任何机会做出必要的股份削减。

但是,面对着奥巴马对两家汽车公司的最后通牒,以及通用汽车公司新行政长官弗里茨亨德森的明确表示,申请破产是“极其有可能的”。Gettelfinger如果再不采取行动,将可能真的危及到他一直保护着的工人的利益。

据《纽约时报》报道,如果申请破产,公司可以通过费用昂贵的个案来试图说服法官撤销终止劳动合同和养老金计划,这也使得工人只能拿到更少的政府退休金。与此同时,Gettelfinger还必须说服他的员工,让他们了解任何削减对企业的生存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

不过,一直拒绝接受采访的Gettelfinger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慌。这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他的信心,他相信民主党主席和工人运动的其他支持者至少会给予他一些支持和帮助。美国钢铁工人联盟主席rard表示,他相信Gettelfinger和他的同伴已经获得了强有力的支持。

据介绍,即使破产,劳动合同和养老金计划也不一定会自动终止,例如,美国西北航空公司在申请破产后其工人利益在其他领域遭到大幅度削减,但是并没有终止员工的退休金计划而是将其冻结。后来,它与DeltaAir Lines公司合并,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航空公司。

有关法律专家说,Gettelfinger 可以要求政府保护工人的养老金和福利,并将其作为破产后获得汽车工人联盟支持的一个条件。

因此,是否支持申请破产将是Gettelfinger现在必须作出的决定,除此之外,他还必须决定什么是工会合同中神圣不可侵犯的,什么是长期备受工人运动瞩目的以及什么是浪费时间和资源的,最大程度地保护他的员工利益。

三、债权人:自相矛盾的汽车供应商

来自《纽约时报》的报道称,通用汽车公司和克莱斯勒公司正在加紧调整其亏损的业务,而汽车零部件供应商由于担心美国主要汽车制造商可能寻求破产保护,现正要求汽车制造商加快付款,这造成了本来就已经很艰难的汽车制造商面临的问题更加严重。

3月19日,联邦政府批准50亿美元贷款以援助汽车零部件供应商,但这远远低于该行业陷入困境时要求的185亿美元的援助,可谓是“杯水车薪”。就在本月初,会计咨询公司GrantThornton 也表示,由于美国汽车生产下降,大约有500家汽车零部件供应商正处于倒闭的“高风险”期。

目前的不确定性让供应商们喋喋不休,因为一旦公司破产,许多供应商就会被认为是“无担保债权人”,他们被拖欠的款项将有可能得不到支付。重组顾问和律师说,一些供应商为了保护自己免受这种灾难性情况,正涌进来向他们寻求保护。

“许多供应商发信给汽车制造商说,‘我们认为自己是不安全的,你必须提供足够的保证,你将支付给我们……如果你不这样做,我们有权停止销售零部件给你。’”RogerFrankel 说,RogerFrankel 是律师事务所Or-rick负责给汽车供应商提供咨询意见的集团重组律师。

而上周,就因为供应商停止供货导致零部件短缺,克莱斯勒已经关闭了其位于加拿大温莎的小型汽车工厂和在安大略省的汽车厂。据WinDSor Star的一份报道称,当时安大略省的一家供应商停止向克莱斯勒运送发动机支架和其他金属铸件。克莱斯勒有关人士表示,如果这一问题得不到解决,可能破坏北美其他工厂的生产。

律师Frankel 表示,在目前无法达到汽车供应商所要求的货到付款的情况下,或将付款期限缩短为10天到30天。“这些谈判目前都在向上和向下的汽车供应链中进行。”熟悉汽车制造商和供应商之间谈判的知情人士透露。

不过,加快付款的条件对一个公司来说,同样是具有挑战性的,因为它已经为了应付开支而痛苦挣扎,但没有迎合供应商的要求所造成的后果将更加严重。“一个供应商不想要继续供应关键部分的产品,而且没有其他供应商来跟进,那么,这一个小小的供应商就能毁掉一切。”塔特姆行政服务公司的JerryMozian说。

但这是一个非常微妙的问题,有关消息人士透露,汽车零件供应商并不想打破合同,因为他们得依靠汽车制造商的业务生存,但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下,他们要保护自己,以防可能潜在的破产。

希望“奥氏”救市

为汽车售后担保,解决失业问题

一、政府承诺保修

“让我尽可能说得明白一些。 如果你从克莱斯勒或者通用买了一辆车,那么你将像以往一样享受应有的售后服务和保修服务。”

美国时间3月30日,奥巴马对公众宣称,“车子的售后服务将是有保障的。事实上,它将会比任何时候都更加有保障,因为美国政府将对你的售后服务提供支持。”

正经受金融危机的“洗劫”、饱尝大量库存压力的北美汽车经销商在听到奥巴马的这一保障“宣言”后,恐怕没人会喜极而泣,但至少也算是吃了一剂镇静剂。

毕竟,在没人愿意购买随时可能垮掉的汽车厂商生产的汽车的尴尬现状下,白宫的这项计划至少保证了克莱斯勒和通用售后服务所需的所有资金。有了国会做“靠山”,通用和克莱斯勒的汽车经销商们多多少少不用担心没人来买他们的汽车。

与此同时,美国汽车交易商协会的有关人士在上周一表示,2月份国会通过的税收冲销政策正在帮助经销商促进一些新车的销售。

二、汽车业工作组特别探访密歇根州

奥巴马的美国汽车业特别工作组成员EdMontgomery上周三在Lansing会见了密歇根州州长Jennifer Granholm 和经济小组,当天晚上他还和底特律市市长KenCockrel Jr.见面。

密歇根州州长Granholm 说,她和工作组成员EdMontgomery 就如何保住和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展开了讨论,并找出密歇根那些可以采取多样化经营的行业。

Montgomery是奥巴马总统在星期一唯一选中的人选,他说他的首要任务就是到密歇根州调查。他说,“我会努力解决这些问题,如果不能的话,也会把它们记在心里,回到华盛顿后,我会召集国会进行讨论,想出解决问题的办法。”

三、通用、福特替按揭车主付款

事实上,一直处于恶化状态的销售市场也已经让通用、福特等汽车公司抛开颜面,“不顾身份”地学现代汽车购车送现金。3月31日,通用和福特分别公布了“通用汽车完全信心计划(GMTotal Confidence)”和“FordAdvantage Plan”的促销方案。这两份方案虽然无论名称、内容都与现代汽车于今年1月份引入北美市场的“Hyundai Assurance Program”营销方案极其相似,但为了提高销量,他们似乎已经“豁出去”了。

面对着这一连串的刺激消费,北美经销商们是否能看到希望之光恐怕还是未知数,毕竟通用、克莱斯勒“破产重组”的可能性仍然很大,而自身库存压力大、信贷紧缩的现状也让他们陷入随时因资金断裂而关门倒闭的危险境地。

观察

唏嘘底特律

写完这个《直击底特律》的专题,有一种唏嘘的感觉。汽车工业的发源地,繁荣的大洋彼岸,而今被现实冲刷得只剩荒凉无奈。这确实有点残酷,虽然我没有在底特律生活。但如果我在那里生活了一辈子,如果我22岁大学毕业就进入通用工作,在20年后我却要踏出公司的大门,面对着这个庞大的世界去重新开始,寻找一份工作一个机会,身后是家人、孩子,而这个世界现在看来又危机重重,我想我会非常非常绝望。实际上,已经有很多人为美国汽车工业的种种病痛付出了代价,从“伟大的”瓦格纳到一个普通的设计师。

坏到极点也许就会转好。这是事物发展的一个规律。

通用在美国,已经病入膏肓,北美市场,内忧外患,到处都是问题,不下一次狠心,切掉已经蔓延到血管里的癌症细胞,一切就真的来不及了。这或许就是奥巴马推翻通用和克莱斯勒重组计划的一个原因。破产是不好,但如果把它看作一个外科手术,切掉不好的,留下好的,如果这个手术足够精准、成功,那么通用就还可以好起来,面对新的100年,美国汽车工业还有很多希望。

通用在海外的投资都很成功,这是瓦格纳的一个功劳,别的不知道,但我们亲眼见证了通用在中国的一步一步,都走得很漂亮。通用旗下有一些鸡肋品牌,但也有一些很强的汽车品牌,他们在世界的各个角落,我们熟悉的有别克、雪佛兰、凯迪拉克,德国人喜欢的有欧宝。别克品牌转型,新君威上市,很多人为通用的这一战略叫好,广州的街头,现在也经常见到红色的新君威,每次都为之惊艳。

破产是一种要付出代价的剥离,为了新的开始。(徐晰瑶)

腋臭细菌擦什么杀菌
男人尿痛
昭通白癜风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