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八娱乐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节能

虐仙记第1432章拥抱

时间:2020-08-13 来源网站:龙八娱乐

虐仙记 第1432章拥抱

第1432章拥抱

轻描淡写,似乎他们为薛冲所做,是极端轻松的一件事情。

薛冲的脸上,显现出一种感激,激动无比的神色:“你们不想让我感激你们,可是我却必须说,谢谢,谢谢你们这样待我,我薛冲这一辈子,即使别的一无所有,但是能够交到你们这样的两个刎颈之交,已经足矣!”

江流沙和潘神侯就异口同声的说道:“主公,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应该,真的是应该吗?”薛冲笑,笑得十分伤感,“你们待我,也许比待自己的父母亲人更加好,你们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现在正在强行给我度化仙力,就想瞒过我?不可能的,我的心灵力什么都知道的,你们先前居然竟然悍然将自己的仙之灵,所有修道人看似性命的仙之灵强行给我啦,这是在用你们的命救我的命,你们待我,何其之好!”

薛冲的眼力晶莹的泪水断线一样的流下:“我没有父母亲人在身边,可是你们,你们胜过我的父母亲人,请受我三拜!”

薛冲做出了拜的姿态,但是却没有真的拜下去。只是薛冲的感激之心,他们都感觉到了。

潘神侯的眼角湿润:“主公,我的命是你给的,送你一点我的仙之灵我又死不了,这真的是应该的。”

江流沙也说道:“主公,您不必谢我的。您当初答应替我对付太辛,替我师傅报仇,我感谢我,但是说实话,那种时候,我还不是真正的愿意为您去死,直到,直到您登上太子之位的那一刻,我决定为您去死,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江流沙的话里满是深情,他的眼眶也湿润了。世上所有修行的人都明白,仙之灵,可是仙人的根本,即使是损失一丝,也会损伤百万年的修为,何况他们为薛冲,损失的并不是一丝,而是不少。这样的情谊,在尘世之中已经是罕见,何况在仙界。

“想。”

“因为主公,您是天纵之才,您是我心中神一般的存在,哦不,天帝一般的存在,在那样艰难的情况下,您夺舍了三皇子的尸身,进入天庭已经是奇迹,但是想不到您居然可以一步一步的成为太子,玄穹高曾经刻意的不想你成为太子,但是您硬生生的抢夺,对,就是抢夺了太子之位,这是多么伟大的成就!从那一天开始,我对您是死心塌地,因为不可能的事情居然成真,我入驻太子府邸,虽然谈不上呼风唤雨,但是毕生的抱负,算是有了着落,而这一切还没有停止,主公您居然还罗了一千,接近一千名金仙及其以上层次的高手为您所用。在我看来,这就是伟大的成就。毫不夸张的说,主公,您现在手中的实力,就算是用十根手指来数,整个仙界,绝对有主人您的位置。”

“不。导师,在我看来,主人现在的实力,可以排进天下第五。”潘神侯打断了他的话。

“说说看。”

“第一玄穹高,第二佛门,第三道门,第四,神族,第五就是我们啦,南蛮已经投靠我们,我们的实力尚在余飞龙之上。”潘神侯的眼里显现出一种自豪。

“导师,您是钦佩我的野心?”

“主公,这不是野心,这是伟大的雄心,雄心壮志!您不仅要报父仇,您还要做整个仙界的主人,您的心中,有包罗宇宙,吞吐天地的志向,而您也有改天换地的手段,待兄弟仁义无双,做事精明干练,我们从来没有看到您犯错,即使是小小的错误。主公,您让我一展平生之抱负,别说一点点仙之灵,就算你立即让去杀玄穹高,因此死啦,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我也是。”潘神侯按住自己的胸口,似乎是自然而然,又像是在说出自己的效忠之心。

“我不谢!但我可以拥抱你们吗?”薛冲强忍即将掉下的泪水。

拥抱,世上最深情的拥抱,而且是三个男人。一个年轻人和两个中年男人,就这样紧紧的拥抱在一起,情人一样,良久才分开。

薛冲心中想的是:若是将来有一天,你们之中有谁遇到了生命之险,我会不计生死的救你的。但是这样的话,已经用不着出口。

然后,薛冲的眼里,就显现出一种悲天悯人的神色:“这一次的杀戮,的确是足够凄惨,足够血腥,即使是修罗地狱,恐怕也很难见到这样的场景。可这样的绝世一击之后,我受的伤也足够的重。我刚才说你们是我的救命恩人,一点都没有错。当然,说到这一次救我命的人,除了你们两个,还有一个人也不得不提。”

“一定是聂云天。”江流沙微笑起来。

薛冲的脸上就显现出一丝疲乏的微笑:“您猜的不错。就是他,在我中了玄穹高天机神剑狙杀的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我恐怕小命不保。不过好在并不是玄穹高真的使用了真正的天机神剑。他向我攻击的这一招,与其说是对我的攻击,还不如说,说是为了救托塔天王李靖的命。所以玄穹高根本就没有使用全力,他也害怕,自己这样的虚空一击,会误杀了托塔天王李靖,也许正因为如此,我才保全了一条性命。”

薛冲的额头汗水淋漓。

“天机神剑真的有如此强大,可以让主人您感到这样强烈的压迫?”潘神侯的眼里有一种不相信的感觉。

“是的,这还仅仅是天机神剑的一道虚影,并不是真正的天机神剑亲自出手。”薛冲凛然的说道。

“这怎么可能?主公,以您的心灵力,再加上照妖眼超强的隐藏功能,就算是真正的天机神剑对您出手,恐怕也伤不了你。”江流沙的脸上,也露出了不相信的眼神。

“你们的想法是对的。如果这一次我在面对玄穹高的天机神剑虚影之前,先没有受伤,受致命的重伤。他的这一道神剑虚影,的确伤不了我,根本就要不了我的命。可是33天自曝神器的这次爆炸,深深的伤害了我。虽然也因此杀了10万天庭的精兵,但是我,我在释放,这枚杀器的时候,过高的估计了自己。”

薛冲的眼里就显现出颓废的神色,还有的就是一种深深的后悔:“如果不是这样,你们也不用为我损失一百万,一百万年的修为!!!”

就在刚才,江流沙和潘神侯为薛冲度化仙之灵,足足损失了他们每人接近一百万年,一百万的寿命,也怪不得薛冲会如此感激,感慨。如此对待薛冲,和自残差不多。而仙界之中,修为就是仙人的性命,一旦修为降低,很可能会有性命之忧。薛冲遭受的这次重创,使得江流沙和潘神侯的修为遭受巨大损失,他们的修为都已经退化到仙道第八重圣仙层次的临界点,稍一不慎就会跌落到仙道第七至仙的层次,甚至因为这样巨大的损伤,两人的修为再也不能进步。这种损失,是恐怖的。

“主公,事已至此,您不必自责。您最后释放的凝聚了浩瀚力量的三十三天自曝神器,谁也无法准确的估计到它爆炸的效果,您当时为了能够杀死李靖,靠近一点动手,的确是稳妥的办法。”

只听薛冲又用叹息的声音说道:“是啊,我以为在引爆身上这最重要的一枚杀器之后,只需要相聚爆炸的中心3000步,3000步的距离,我就是安全的。可是我完全就想不到,我身上这枚融合了我身上所有的不老泉水,不死甘露凝聚成的33天自曝神器,其爆炸的威力,远远的超乎了我的想象。当我用自身吸引了托塔天王李靖的注意,在距离对手3000步的距离之内,引爆了这最后一枚绝世杀器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到后悔,我应该,我应该,离的远一些,再远一些,这样我才不会被余波波及,受到伤害,但是已经迟啦,这枚绝世的杀器几乎将我的小命断送。所以,当生死存亡的关头来临的时候,我不得不牺牲了照妖眼,用它来横渡时空,逃过灾难。可是就算是这样,在照妖眼的保护之下,我还是受了致命的重伤,而照妖眼也因此退化到了道器的层次。

“就在我感觉到绝顶危险的一刹那之间,我使用心灵力元胎的所有功力,完全的透支自己的生命本源,利用照妖眼躲开了这几乎是必杀的一击。我想不到,真的是想不到,我用来,想要用来杀死托塔天王李靖,想要一举冲破天庭最后包围的绝世杀器,居然差一点点,仅仅是一点点,就连我自己也一起杀了。得感谢老龙和照妖眼,虽然境界因此跌落成道器,但是在最危险的时候,是照妖眼带我横渡时空,离开了被必杀的区域,之后我再遇上了玄穹高天机神剑的虚影攻击,当然更是抵挡不住。真正对我性命造成杀伤的,还是玄穹高那一剑,那一剑的虚影。直到现在,我还在后悔,我不应该完全的追求逼真,在那样近的距离之内,吸引托塔天王李靖的注意,让他无限的靠近我。这虽然使他放松了警惕,也因此真的被我杀死了一次,差一点彻底被我杀死,可是我本可以不用冒那样的风险,我本来可以全身而退。”

江流沙和潘神侯凝神倾听,几乎将耳朵都竖了起来。

这一战的精彩,注定将要在仙界成为传奇,而听薛冲这样的传奇亲口述说当时的战况,即使是江流沙和潘神侯这样的高手,也是心潮彭拜。

“主公,那在这样的情况下,您应该必死无疑,为什么能够奇迹般的挺得过来?”潘神侯十分期待的问。

薛冲的脸上就露出一种看破生死的淡漠:“是的,当中了玄穹高天机神剑虚空一击之后,我本来已经生机断绝,但是似乎还有一丝生命本源没有耗尽,于是我将我全部的本命真元凝聚在一起,强行的使用胎息的力量,透支最后一点生命力,想要做的,就是要能够在临死之前,能够见到聂云天。你们知道,在当时那样的情况之下,唯有聂云天可以救我。”

“不错,聂云天的手中有蛮荒神器。只有蛮荒神器凝聚的强大的生之灵,才可以挽救主人您濒临死亡的性命,天机神剑真的很可怕。”江流沙的脸上显现出欢喜的神色。

“不错,就是生之灵。”潘神侯激动的说道。说出这句话之后,他的脸上露出一种如释重负的表情,为薛冲感到高兴。

“是的,天机神剑,的确是世上最伟大的剑法之一。就算仅仅是这一道剑法的虚影,也可以彻底的将我杀死,幸亏我修炼了心灵力。就在天机神剑的虚影彻底绞杀我的那一个瞬间,我强行使用了胎息的能力,透支身体里面所有的本命真元,仅存的一点本命真元,催动已经掉落了境界的照妖眼,横渡时空,终于十分侥幸的捡回一条性命。不过在当时的情况下,我早已经油尽灯枯,如果没有聂云天手中蛮荒神器,那样的绝世仙器,还有它里面储存的强大的生之灵。我必死无疑。而这一战的凶险,是我这一生之中,所遇到的危险之中,最恐怖的。其实我现在心中,也十分怀疑。我如此近距离的引爆身上的绝世杀器,差一点杀死了自己,究竟应不应该?”薛冲的神色之中有劫后余生的惊恐。

“这肯定不应该,自己的性命要紧啊。”潘神侯不假思索的说道。

江流沙却不说话,只是淡淡的看着薛冲微微转为红润的脸色。

“导师,您倒是说说看,我这样做,是对还是不对?”薛冲有问。

薛冲此时可以说是有意的要考一考江流沙。他心中十分清楚,此人是自己的左膀右臂,但是有些能力却需要在平时培养一下。只有这样,在自己不在天庭的日子里,他才可以独当一面,不用让自己过于担心。

北京治白癜风较好的医院
小葵花
肺癌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