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八娱乐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安全

荒古神储第二十八章酒馆轶事节能

时间:2020-10-21 来源网站:龙八娱乐

荒古神储 第二十八章 酒馆轶事

在罗林一口酒喷出来之后,酒馆瞬间安静了下来,人们齐齐地将视线看向罗林。

“这位小兄弟难道有什么高见?”绷带男问道,然而脸上明显有点不开心。

“没什么,没什么,我只是觉得,那个罗林怎么可能那么厉害。”罗林笑着摆摆手。他其实已经听不下去了,再传下去,谁知道这个“罗林”会不会变成大妖怪,今后自己可就有苦说不出了。

“咦?觉得你有点面熟啊!”人群中有人疑问。罗林生怕露了身份急忙掩饰:“我们只是过路的,也许因为走的次数太多无意中相熟吧……”

但是罗林容易伪装,他身边的蒲山那大体格可不是一个斗笠能挡得住的,许多眼力好的都发现了这个大个子的身份,纷纷开始默默地或离开或回房,似乎就在不经意间,酒桌上的人已经没了不小的一部分。

这里的大部分人都是常常穿行于黑区之人,自然耳目都好用得很,周围人迅速减少他们可不会没发现,不少即使不认得蒲山的人也纷纷开始离开。罗林和蒲山早看明白怎么回事,只能对视“作为一个企业家苦笑,果然是恶名昭彰,仅仅是猜测也会把人吓跑。

在酒客们七嘴八舌中,人走的已经不足原先的四分之一,剩下的人除了不明真相的人之外,自然还有一些自诩不怕这六爷凶名之人。

这时,罗林低声对蒲山笑道:“六哥,我看以后再有架打,我们只要报出名号,基本上敌人就能少上一大半。”

“怎么可能!报出名号我只见到两种可能,一个是对方全跑,一个是对方全留,可从没见过跑一半的时候。”

“哦?”

“若无死志或者靠山,有谁敢和义庄亮剑?”蒲山傲然说道。

“有理……”罗林点点头,再满上一碗酒大口大口饮下去。现在在黑区呆了这么久,越来越喜欢这种吃喝方式,虽然他还是不能像真正的江湖人那样一口饮尽碗中酒那般豪爽,但是宫廷中的贵族气已经磨了不少,现在在外人看来更像一个初出茅庐的江湖少年。

“人……怎么都走了……”绷带男四下看着,发现人已经越来越少,他的声音有点颤抖,毕竟黑区这种地方,动不动就是要人命的,而且酒馆里的气氛,明显已经变得不太对头了。

“呵呵,这位小兄弟。”蒲山站起身来,走到绷带男面前,轻轻拍了拍绷带男:“你有朋友在义庄的三十三幡中啊,能告诉我是谁么?”

像山一样的蒲山站在面前,直接就把那个满脸绷带的家伙吓愣了,但是回想道自己十七幡的兄弟,顿时腰杆又挺直了起来,对蒲山僵硬地笑道:“怎么,看兄弟这身板,是要加入义庄?呵呵,要我联系我的兄弟也不是不可以,也许你进去还余杭良渚发生一起电瓶车与电瓶车刮倒事件能让你担任个好活计,但是总不能让我空着手去摆脱兄弟吧……”

“嗯……”蒲山转过头对罗林点点头,罗林也笑出了声。有意思,让义庄的六爷求你?只见蒲山哼了一声,那如洪钟般的声音从绷带男耳畔炸响:

“马上告诉我,十七幡,谁,都告诉你过什么!”

那声音周围的人听起来并不大,但是这个绷带男听起来却震耳欲聋——这正是蒲山力量的另一种输出形式。只见绷带男的眼睛一翻,然后好像一滩软泥一样从座位上瘫软下来坐到地上,哆哆嗦嗦了几下,然后吓得泪流满面地喊道:“大爷!大爷我错了大爷!是吴……吴老四!他喝醉了告诉我的!”

“吴老四?”蒲山回想,但是脑中并没有搜索到什么重要人物的名字,想必也是什么不重要的喽啰吧。他哼了一声,大步离开绷带男,然后重新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六哥,不杀了他?”罗林问道。

“为何要杀他?”

“胡乱探听义庄的事,是不是有些危险……”

这时候,绷带男早已听出来这两位绝对不是一般人!而且就像刚刚那个高大男人的一声怒喝,竟然都差点把他震得散架,既然这两个人如此在意义庄,那一定是义庄的高层!三十三幡的官员?大哥?亦或是……当家?!

“大爷!大爷我错了大爷!”绷带男急忙爬到罗林叫下。看得出,这个壮汉并没有对自己下手的意思,但是这个年轻人却似乎想要自己的性命。所以他急忙抱住罗林的腿,大声哭了起来。

“嗯……的确是胡乱打探我们义庄的信息,其实按照咱们的规矩,连他带那个吴老四都该杀掉,但是不是什么大事漏出来,我们就告诉一下十七幡的人,让他们自己来处理吧。”蒲山低声道,脸上表情并看不清。

“唉,六哥,您真是死心眼,好吧,那就告诉十七幡的老大。”罗林看向脚边的绷带人:“但是这虽然合乎规矩,可是他们的结局依然没有改变不是么……”

“依然是死,但是合乎规矩。”蒲山倒了一碗酒,咕嘟咕嘟喝了下去,然后也给罗林满上:“别管这么多了,咱们出来可别忘了是有公务的。”

“嗯……”罗林看向脚边的人:“对不起,虽然我要行善,但是我可不能救你。”

“哎?”绷带男心中大疑哭道:“为什么,为什么不能救我,您不是要行善么?!您救我一命,这就是行善啊!我今后再也不敢了,您就当个屁把我放了,今后我不敢再犯了啊!”磕头如捣蒜一般,哭的声嘶力竭。

“为善不仁,为恶不悔。杀尽百花旗门人,我心中从未有悔意。”罗林心中暗想。他再看向脚边的绷带男,一撇嘴:“放过你,便是破了我们的规矩,一次两次,便不知道哪一次会给我义庄带来麻烦。为了这一份麻烦,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敢放过一个。”罗林眼神冷冽。

静了一会儿,蒲山突然说了一句:“说得对。”然后大手一挥,直接抓住绷带男,那绷带男似乎非常轻巧,一下子就被拉到了蒲山身边,只见蒲山向外一甩,绷带男撞碎木窗直接飞到了外面,却连一声惨叫也没有发出来。

罗林知道,在那人被蒲山抓住的一瞬,就已经被蒲山捏死了。

“六哥神武。”罗林笑笑,这么一个小人物的生死并不会打扰到他的酒性,吃饱喝足明天还要去行善,唉,罗林也不想如此麻烦,但是蒲山是个好人,所以罗林样子总还要装装的。

“哼,罗林,别以为穿成那样我看不出你!”突然啪的一声,一个女孩拍桌而起,指着罗林怒斥:“本以为你最近传出的恶行多是以讹传讹,你是逼不得已,没想到,你竟然真的是草菅人命的恶徒!”

“声音好熟悉!”罗林听着这清亮的嗓音,只觉得悦耳,自动将那些斥责的语言都过滤掉了。他转过头来,正看到那女孩将斗笠摘下,一张可爱漂亮的容颜便出现在了罗林的眼中。

“千……千zǐ兰?”

“别叫我的名字!”千zǐ兰指着罗林骂道:“我不认识你这个恶贯满盈之辈!”

“哦?恶贯满盈?”罗林被千zǐ兰的斥责逗笑了,他看了看有些皱眉的蒲山,说道:“六哥不必担心,这个人是百花天国千家的千金小姐,叫千zǐ兰,我就是因为救他才被血衣门的砍伤,弄得得到了一个食人魔的绰号。”

说到这里,千zǐ兰突然愣住,本来已经在嘴边的那些斥责一句也说不出来。不错,罗林救过她的命,而且不止一次。被人说成食人魔,也正都是因为她,而现在,她却大义凛然得说着自己的恩人恶贯满盈……

罗林笑了笑,然后将碗中的酒饮了下去:“唉,我已经被天下厌恶了,别说外面,连黑区也都叫我食人魔,又因为你惹了血衣门,若非义庄收留我,我现在都已经在帝国砍头了,不知道那时候,千小姐会不会来帝国怒斥皇帝然后把我救出来啊?”

千zǐ兰哑口无言,罗林所言都是他知道的,没有一句不是实话,罗林来道黑区之今的种种,都是由于自己才导致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如果当时,乌维尔等人没有来救走罗林,那么罗林一定会被李乔带走换取悬赏,无论是自己,还是夏贤,都没有能力将罗林救走。

这一刻,千zǐ兰觉得自己刚刚的斥责竟然如此站不住脚,天下不容,却要他独作圣人么?

“这……”千zǐ兰说不出话,只能支支吾吾。而一旁的蓝衣人突然站起,拍了拍千zǐ兰的肩膀,示意她放松坐下。然后那人将斗笠摘下,露出了那张久违的娃娃脸。

“罗兄,好久不见。”

“夏兄,别来无恙。”罗林将手中的酒碗抬起,遥遥拱手,然后一饮而尽。

夏贤看着罗林,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上上下下地看着罗林,然后笑道:“罗兄,你可真是变化得天翻地覆了。”

“是啊。”罗林笑道:“我现在,都被人叫成罗十爷了。”说罢,罗林站起身来,静静地看着面前的二人。

本溪最好的牛皮癬医院
灰指甲的病因及危害
盘锦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