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八娱乐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动力

青帝第四百六十章情分

时间:2020-07-05 来源网站:龙八娱乐

青帝 第四百六十章 情分

朱隽回过神来,听着王允感叹:“今晨见着烽火,吾就匆匆赶至太师府,却劝不住董太师东进之心。”

朱隽心一沉,知道这说的是李儒向董卓提供三套方案,简单概括起来分别向西逃跑,居中抵御、向东进攻三种。

“董太师选择东进之策,吾深忧之,朱将军以为如何?”

“此不智之策。”

朱隽摇头直白说着,在府上初闻就不认同此举,作被拉拢的旧汉名将,他藏在心里并不说出来,此时才赤裸裸评价:“但比逃跑好些,遍布郊野民众阻碍大军行动,势必迟缓而转向困难……敌人大敌急袭击追至,怎么抵御?”

说到这里,朱隽一顿,观察着王允的神色,又缓缓说:“其实我倾向坚守,军心动摇之际轻举大军,以兵法来看,与寻死无异……太师当是明白这点,或更多只虚张声势,目的仅仅是夺回巩县以接应虎牢溃兵,让接下来坚守变得容易些,直至联军粮尽而退,再归长安。”

王允目光闪一丝异色:“如果说,我得到的消息是,西凉军欲一举击溃刘备呢?”

“这不可能,除非……你是说联军内部有变?”朱隽眯起眼睛,突反应过来,紧盯着王允:“此前会议中,司徒大人力荐我朱隽守城,是欲何为?”

“我有一侄子王凌为校尉,文武兼长,适合值守大武库。”王允说着,就做了着送客手势,目送朱隽出去。

真实做起来当不是一句话简单,董卓再是倾兵将东击迎战,面对刘备巨大的军事压力,徐晃高顺这样大将肯定要带上,却会有亲将率兵留守洛阳各处重要府库。

自己文职系统在军中没有路子,朱隽是大汉名将,西凉军里整合旧南北军中,再经过清洗,都有不少人脉,少量安插进一点人手不难。

“介时事发与否的主动权还是掌握在自己手中,完全可见机行事……这就是以筹码。”

车驾行远,王允思绪才自陌生的军事领域收回来,回首望向角落里。

黯淡的光影下,一袭黑色斗篷的窈窕身影,依稀是当年乖巧听话的少女。

“千金之女,怎轻涉险地,不知道现在城里多乱,你一个女子……”王允见此,就不由责备。

貂蝉抬起头看了自己义父一眼,目光温润,不言不语透出一丝倔强。

王允就有些头疼,知道从那件事后,这女儿一直信不过他,这次来在身边隐隐监视,确证他在关键时刻的各种活动纳入某个范畴。

“倒是看得起我这老头子,看来刘备果在城中早有布局――早该看出,此子逆心深远……”

一路这样沉默着,直到府邸后门停下,王允叹息着开口:“不回家看看?

貂蝉望一眼几年不见故园,又看一眼面前头发花白的老人,能体会到那一点期待。

毕竟是多年的养育恩情,童年回忆转眼袭上心中。

她迟疑了下,捏手中五行遁玉符手链,还是摇了摇首:“事情很多,女儿没有这个时间。”

王允苦笑,不再语言。

“父亲珍重身体。”她柔和一拜,带上面纱和兜帽,随车帘晃动,一下就消失不见。

这让王允一怔,多年印象崩塌,他突意识到――这女儿已非过去需要依附家族的柔弱少女,而是拥有强大道术一方主事。

不说道术,单是掌握的权柄,此时未必小于自己。

“叔父……”见着车架回来,二十岁左右的一个青年迎上来,这时若有所觉看去,小巷里一道眼熟倩影,仔细看,又是空空。

大概是看花眼了吧,堂妹早已归于许昌,怎么可能是她……

王凌这样想着,心里有些空落,定了定神,掀开帘子,见王允怔怔着出神,小心翼翼说:“叔父,到家了。”

“唔”王允慢慢睁开眼,有点迷惘看看,出来,就向里面而去,王凌连忙沿走廊曲曲折折跟着。

王府几次修茸又几次破落,现在有些陈旧,再怎么样维持,董卓入京实是对原本汉朝重臣的重要打击。

王允望着一语不发,许久,见周围四下无人,才重重吐了一口气,说着:“……西凉军已是疯狂末路,既倒逆行事,吾等势不能与之同沉,那就推上它一把……”

“叔父说的是正理。”王凌听得喜悦,知道在自己力劝下,叔父还是走出了这一步:“那玄德……刘使君那面?”

王允倏回身,脸色又青又暗:“哼,休要提他”

说着,就要拂袖而去,自己目标只是让董卓去死,董卓一死,天子入长安后,朝廷自能徐徐图之,可不是打着投降刘备的心

以老人刚硬的脾气还算是给了侄子脸面――这侄子文武兼修有成,趁扩军已是校尉之职,是族中预定下一任族长。

“我知道你们一个个都在想着后路,但国之大运,岂有后路可言?你和你那帮世家兄弟私下乱搞什么我都不管,就不可和刘备联系”走了几步,王允突停下来说着,并且目视王凌。

王凌被这寒凛凛的目光镇得一缩,忙说着:“是”

见着身影远去,王凌无语,心知叔父眼中揉不得沙子,对当年刘备之事还是耿耿介怀。

“但联系都不给联系,这不是一心只有家国大义,是纯粹置气了吧?”

暗忖叔父固执脾气真越老越严重,晋位司徒后,更是带着强大的控制欲,自己都不敢违逆一分。

可想而知当对极看重的刘备“背叛”的愤怒……尤其连着养育教导多年的义女都被骗去,音讯全无,无疑是对老人性格理念的最大否定。

“耿耿介怀啊”良久,王凌脸色有点苍白,苦笑了一声,绕着走廊,才到了一处花园侧门,此时云暗天黯,并无一人,正想过去,突然之间,有着一个声音说着:“兄长可否过来一叙?”

这是一个清柔的女声,虽久不听见,还让王凌身子一震,面现惊喜。

他不由自主循声进入一处偏远的竹林,就见一个少女正欣赏着竹子,就算此时她背对而立,身披斗篷,可他一眼就能分辨出来,这就是自己许多次魂牵梦绕的身影。

几年来渐渐掌握实力,在高门大阀新生代子弟间成了气候,养成法度,但此刻在这绝世佳人面前,又回到少年时初见的紧张:“蝉妹?”

貂蝉回身看了这族兄一眼,礼貌摘下兜帽和面纱,微笑应了声:“是我。

一笑就带着丽色,看上去,和记忆中初长少女,又成熟许多,让王凌心神一荡,可这发饰,分明已是妇人……

“是了,她已嫁给刘备了,是作妾室么?”王凌心下苦涩,两年前和刘备是交好,时有书信来往,但对拐走妹妹之事,他越想越是在意,一根刺似的在心底戳着。

“兄长?”

直对上貂蝉疑惑的双眸,王凌自知失态,收敛目光,恢复理智:“妹妹怎会在此?难道刘备那家伙始乱终……我说怎都不见他提起你,这混帐”

“兄长不必胡乱猜疑,我此来时间有限,主”貂蝉正准备说服,想起这名义上兄长刚才失态,她是心有七窍的聪慧少女,结合过去少年时的相处隐隐猜测到一些,下意识换了称谓:“夫君派我来联系家里,说动父亲,有些布置正要由兄长……”

半点不脸红地说着九真一假的话,或少许异样心情不会透露,貂蝉知道这是自己的天赋。

说到这样正事,王凌渐渐严肃起来,不住点头应诺,记住城内各个应对环节和配合,感觉和刚才听叔父讲的有所出入,不由问着:“这些事,叔父都是知道?”

貂蝉笑一声,聪明人间不需要说太多,她只郑重嘱托:“我私下来见兄长的事,不必让义父知道,夫君曾对蝉说,这以后都是我们这一辈的事,老臣劳累奔波一生,也要休息休息了。”

要我背叛叔父么?

王凌一凛,眯起眼,不假思考的捏碎手中讯符。

又盯着妹妹妩媚容颜看一会,目光变幻,不知在想什么,意味深长说:“我想这需要一些时间考虑,妹妹远来疲惫,可要……”

“不了,兄长请自己细细思量就可。”貂蝉面色平静,一礼,扫了眼周围,遁光一闪,她身影瞬间消失在竹林中。

这时才有急促脚步声响起,十几个青衣人自墙翻跃到王凌身侧,个个都露着武者的强大气息,甚至有两个出于汉中天师道的术师,齐齐问着:“少主,是否追上去?”

“不了……”王凌表情似有所失,怔了下,明白她最后一句是警告也是劝诫――刘备取得洛阳,几年内就可席卷天下成就真龙,三兴汉室而成开国之君――这里面选择就决定着王家生死荣辱。

退一万步来说,这妹妹将来肯定能入妃位,却让自己刚才一下,断去了大半的情份

顿时有些后悔,看了看自己下意识捏碎的讯符,苦笑下,暗想:“原来我自己,也对她有所猜忌,这情还真是薄了。”

亮甲可以去灰指甲
灰指甲要吃哪些食物
襄樊白癜风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