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八娱乐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车险

变元神第一百八十一章月府府主

时间:2020-06-30 来源网站:龙八娱乐

变元神 第一百八十一章:月府府主

灵车悬浮前行在满满的雪山冰川之间.羽翼厚实的鬼鹰盘旋飞舞.褐色的鹰眼深处.有着一掠精芒闪过.旋即打了个筋斗.便是朝远方疾翅而去.

车程过了足有半个时辰的功夫.周围的景象便开始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白茫茫的雪山换做郁郁葱葱密林山峦.偶有小溪流淌的轻灵响声.更是时常能够听闻山间鬼兽你追我赶的跑动之声.

车帘扬起.李青探头向外望去.便是见得在这连绵的青山绿水之间.一亩五彩方田映入眼帘.

“血皇.这里就是花田乡了吧.”李青有些激动道.之前见着这冰雪漫天的境地还对血皇口中如世外桃源般的花田乡心有怀疑.但眼下真的见着了.李青也不得不承认.冥界的鬼斧神工.

剑眉一挑.血皇微微感知了下周遭空气的变化.半刻之后.也是笑着点了点头.道:“是的大人.我们已经到花田乡了.”

闻言.李青便是将目光再次移到了窗外.便见青葱般的山林之间.也是有着点点白芒显露而出.定睛一看.便是一条条五尺长两尺宽的白绸带.

眉头一皱.李青似乎联想到了什么.压低声音道:“血皇.静府现在好像在祭奠沙田的死.这满山头的都是白缎子.”

哎~

血皇长叹一声.摇头感慨道:“人死成魂.而魂死就是魂飞魄散永世不得翻身了.”

听得血皇的话.李青的默默的低下了头來.回想起在冰河镇自己无尽杀戮的惨剧.心头也是懊悔自责不已.

正在这时.灵车忽然一震.停了下來.李青眉头一皱.低声道:“又是山贼恶鬼么.”

血皇摇了摇头.道:“应该静府的人.大人在此等候半刻.属下去去就來.”说罢.他便握紧饮血剑.下了车去.

车帘扬起.两双凶狠的目光便是投射而來.可当他们望见血皇之时也是顿然一怔.旋即单膝跪地.齐声道:“血皇大人.”

血皇笑了笑.唤这两名恶鬼起身.道:“千叶大人可好.我家府主大人有意与千叶大人一见.”

“府.府主大人.您说的可是太子府府主大人.”那两名恶鬼齐呼而出.纷纷面面相觑.当即便是朝灵车拱手道:“属下拜见府主大人.”

若是灵车内坐着是现任的太子府府主.也许他二人还不定如此恭敬.可能让血皇出山.想必这车里坐的.定是前任的府主.

而就在这时.不远处.一辆粉色的灵车飞驰而來.那两名恶鬼朝血皇躬了躬神.便是上前拦下.上下打量了下这雕刻精致的灵车.心下便也猜测这车内的主人不简单.当即不敢怠慢.急忙恭声道:“还请车内主人报上名号.”

“月府.”低沉的话语从灵车之内传出.让得这两名恶鬼.连同血皇也是略微一怔.

血皇嘴角一扬.便是來到了灵车之前.拱了拱手道:“瞬皇贤弟.好久不见了.”

“嗯..”

车帘高高扬起.一双炙热的目光投射而出.

“血皇大哥.您出山啦.”一名身披黑衣.头戴银色头盔的男子跃了出來.一脸兴奋的握住血皇的手.满眼之中竟是激动之情正洽谈电影工作.

“呵呵.瞬皇贤弟.月府府主当得还算顺利.”血皇亲和道.

而此话一出.被唤做瞬皇的头盔男子.便是脸色一变.旋即有些尴尬的笑道:“血皇大哥.不瞒您说.现在月府的府主.不是我.....我还是一个副官...”

“喔..”血皇眉头一挑.旋即便是朝这粉色的灵车之内试探而去.就听一个有些稚嫩的女子之声忽然传了出來:“小凳子.你跟谁说话呢.说好的彩虹呢.”

白瞳微眯.血皇缓缓松开了瞬皇的手.轻步來到灵车之前.躬身道:“属下太子府血皇.恳请月府府主出面一见.”

“血皇.太子府我只听说过小老鼠和小武皇.什么时候多了个血皇呢.”女子有些打趣的意味道.

“大人~血皇大人这几年都在闭关...”瞬皇急忙解释道.视线斜看向身旁的血皇.就见他亲和的脸上.并沒有表露出一丝不满的神情.心下也是暗暗松了口气.

“哎哟.那他很厉害喽.”

“血皇大哥当然厉害.”瞬皇说着.便是朝血皇尴尬的笑了几声.虽然少女位居府主之位.但面对在冥界早已声名鹊起的血皇.似乎太不礼貌了些.

而此刻的血皇却是沒有半点恼怒的意思.反倒觉得这沒有露面的少女颇有点天真可爱之气.

但眼下的情景.却是令得那两个静府的恶鬼.有些不知所措起來.一边是皇级称谓的副官.另一边的高高在上的月府府主.这等位阶的出现.已经不是他们这种小角色所能插话的.

听到灵车外有些骚动.李青当下也是忍不住走出了车來.慵懒的伸了个懒腰.

瞬皇目光移动而來.瞧见李青下车.双眼顿然瞪圆.当即便是快步上前.单膝跪下道:“属下月府瞬皇.参见府主大人.沒想到府主大人终于出现了.”

“嗯..”李青一怔.一时间也是不知该说些什么.心头暗暗想着:“血皇双目失明瞧不见我也就罢了.这瞬皇倒不像是个沒有眼力见的.怎还会把我给认错呢.”

挠了挠头.李青愣在原地苦笑了几声.旋即便是将瞬皇搀扶而起.道:“呃.此事说來话长了...”

正在这时.粉色灵车的车帘也是轻轻扬起.一名银发的少女莲步下车.粉色的眸子眨巴着.好奇的打量起面前这个一身红袍.双目白瞳的血皇.

“咦.你是瞎子呀.”玉手轻轻的指了指血皇那双白瞳.少女扁着红唇.也是一脸的好奇.

“大人.~不礼貌.”瞬皇不好意思的朝李青鞠了个躬.急忙快步跑到少女跟前.将她轻轻拉开.低声道:“血皇大哥是前辈.大人您可不能如此不礼貌.”

而瞧见少女的出现.李青也是微微顿了顿.忽然也是想起在黑风寨之时.曾今见过这个女子.

“啊.原來你真的是府主啊.”李青一手指向少女惊呼道.

黛眉一蹙.少女偏过头去.旋即小脸一鼓.十分疑惑的朝李青眨了眨眼睛.道:“我们见过么.”

“呃....”李青眼皮一沉.这姑娘的不仅人有些傻乎乎的.记性也是不咋地啊...

指尖杵着小巧的下巴.少女左思右想.也实在回忆不起究竟在何时与李青照过面.想到深处.便也觉得心烦.摆了摆手道:“哎算啦算啦.反正现在见过啦.”

血皇、李青、瞬皇.额间同时低下一颗大汗....

这时.少女的目光忽然不自觉的落向血皇右手紧握的那柄饮血剑.粉色的眸子顿时亮堂了起來.高呼道:“呀.你...你你你.你也是用剑的么.”说话间.她玉手一扬.将腰间那柄粉色的长剑横在了身前.轻轻晃了晃.

血皇顿时察觉到一抹淡淡的剑气.嘴角一扬.笑道:“原來月府的府主大人.也是用剑.真是巧.”

“喂.拜托.我也用剑的好不好~”李青有些不甘的比了比朱雀剑呛声道.

粉色的眼眸顿然一冷.一股强劲的气息忽然弥漫开來.让得李青瞬间皱起了眉头.一手即刻握向身后的剑柄.厉声道:“小丫头.你要跟我动手么.”

“什么.小丫头.本姑娘今年二十.”少女鼓起了嘴.疾声嗔道.

“二十..”李青有些狐疑的打量着眼前这个亭亭玉立.摸样俏丽可爱的女孩.不得不说.从身材來看和容貌來看.倒是符合.可这心智來说....

眼见两大府主气势已起.势要比划一番.那两名恶鬼当即便是哆嗦着身子.弱弱的劝说道:“两位...两位大人.路途颠簸劳累.还是先到府上休息吧...”

“哼.”少女娇哼一声.螓首一撇.便是回到了灵车之中.

瞬皇尴尬的朝李青笑了笑.便是拱手道:“大人.静府见.”旋即便是朝血皇躬了躬身.便是回到了灵车之中.

望着粉色的灵车绝尘而去.血皇也是领着李青回到了灵车之中.

车帘一合上.血皇便是将头凑了过來.轻声疑惑道:“大人莫非见过月府的府主大人.”

“嗯.见过.”点了点头.李青挪了挪嘴道:“在黑风寨的时候.曾今碰过一次追小偷和抢劫犯.那时就觉得这姑娘傻得可以.沒想到还真的是府主啊...”

呵呵一笑.血皇也是笑着摇了摇头.道:“其实府主很好辨认的.十二府的府主袍均为白色.背后闻着所属府的名号.”

“嘿.那我怎么沒有...”李青这时有些不满道.若是自己也有一件这样的袍子.那鬼三娘也不敢找自己的麻烦.

血皇微微抿了抿嘴.也是有些不好意思道:“您的府主袍还在别人的手里...不过此次与千叶大人碰面后.大人还是得与现任的太子府府主一见.”

“嗯.”李青点了点头.从他第一次便认成前一任府主之时.心中就早已猜测会有这么一天.

云浮治疗白斑病费用
术后ED每日治疗吃什么药效果好
宁德白斑疯医院
全民健康网专题
鼻塞怎么办吃什么药能解决
一岁宝宝消化不良怎么办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