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八娱乐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车险

重返埃德加第十二章渡口四

时间:2020-07-02 来源网站:龙八娱乐

重返埃德加 第十二章 渡口(四)

从冈特启程后的第五天,车队终于抵达了渡口。.本该是波涛汹涌的风暴海消失无踪,就连退潮时留下的泥沙也因为长期经受阳光的暴晒而干燥龟裂。取代渡湖烦恼的是一望无际的白色骨海,就连做出‘冰裂’预言的大神官也没料到,等待着他们的会是这样的结果。

在远处游荡的亡灵感受到新鲜活物的气息,纷纷靠了过来。以马车的速度虽然可以轻易甩掉,但亡灵越聚越多,包围圈也越来越小。驾车人眼看情形不对,急忙调转方向想沿着来时路后撤,马匹受惊,不肯走了。这可把马车上的人都急坏了,有的甚至跳下车去拖拽马匹,试图驱赶它们,无奈死气汇聚太多,不止是马匹,就连人类也渐渐感到不适,出现头晕、四肢发软的症状。

林克与贾法尔连忙将这些人带回马车,在大神官的神术治疗下才得以脱险。

这些带着腐臭气味的死气本身具有毒姓,别说是体弱者,就是身体强健的佣兵也有可能因为吸入过多而中毒身亡。随行的几名佣兵虽无大碍,但面对如此多的亡灵,他们已经吓得六神无主,根本无法作战锣鼓声震天。

奥兰多吹了声口哨,心想这次可是真正的恶战。

乌克眼神涣散,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完了……完了啊……”

其他人要么吓得不知所措,要么指责林克将他们带入如此绝境。

多伊尔绷着脸不说话,心情糟得不能再糟。

“够了!”大神官的一声大喝,喝停了无意义的斥骂,“北上是我们五人的决定,你们既然选择跟我们走,就要接受依附别人而改变的命运。”

她的这一番话令林克刮目相看,原以为是个古板而不知变通的顽固分子。

包括佣兵在内,所有人都选择闭嘴,只有傻子才会在这紧要关头得罪晨曦教派,能不能获救还要指望他们呢。

暂时掌控住局面,阿丽西娜张开结界,将被亡灵围困的马车笼罩住,她沉着脸问林克接下来的对策。

是冲出包围圈往回走?还是一鼓作气冲到对岸?

“另外两条线路未必比这里安全,你看这些低阶亡灵数量虽多,却不像有人指挥的样子。而如此大的规模,显然不是为我们准备的。”林克凝神望着渡口对岸,陡然提升的地面与茂盛的植物,和这边寸草不生的荒凉低地形成鲜明对比。只是,围攻一个布尼安,用得着出动如此多数量的亡灵?这里亡灵的数量不亚于围攻格兰瑟姆。

更让林克奇怪的是如此众多的亡灵,竟然没有指挥官?

为不引起两名晨曦信徒的怀疑,他压缩了自身的感知范围,所以未能事先发现渡口这里有成群的亡灵。

车队已经被亡灵包围,这些骷髅完全不像有系统指挥的样子,拥挤在一起,甚至在结界外面堆叠起与结界等高的骨头塔。缺少有智的高阶亡灵统领,低阶亡灵的数量再多也只不过遵从吞食活物本能行动,根本成不了气候。仰或是,它们在此的目的仅仅是围困?

阿丽西娜也联想到了最近的人类定居点。布尼安只是一个边陲小镇,作用仅仅只是观察监视亡灵的前哨站,无论人口还是规模都远不及东南面的科宁堡。弄这么大阵仗,不死帝国的高阶亡灵有什么阴谋?

在这诡异的沉默中开口的是商人乌克,“快做决定吧,总不能就这么耗下去。”

是的,不能这么耗下去。就算是大神官,神力也有耗尽的一刻,到那时他不出手都不行。好容易瞒现在,林克实在不愿前功尽弃。他率先做了表态:“一鼓作气冲过去。这些低阶亡灵聚集于此,足以证明它们还未攻破布尼安,原路返回去反而是条死路。”

阿丽西娜也是如此想的,既然梅尔维尔都这么说了,和游侠一条道的半精灵也不会有异议,连带的,变化为人形的德鲁伊肯定也跟他俩一个鼻孔出气。她看向自己的同伴,多伊尔在阿丽西娜的注视下点头。

全票通过,那么……

“为防止出现什么意外,我们先定下应对之策。”阿丽西娜表示自己只能维持一种神术,在开启维持这二十多人的祛毒法阵和圣光法阵之间选一个首先感谢粉丝们的关心。无论哪一种,法阵都只能固定在某个区域内,每间隔一段时间就要重新施放。如果在神力消耗殆尽前不能脱离亡灵的围困,他们五人或许能跑掉,可那些商旅只有悲惨死去一个下场。

大神官提出的要求同样也获得了以林克为首自然派的同意。

“请大神官全力维持圣光法阵,祛毒的事就交给奥兰多吧。作为吟游诗人,虽无法像神官一样根除毒素,至少也可以将死气的影响压缩在可控范围之内。”林克将长弓握在手里,“我和贾法尔会从旁引开靠太近的亡灵,至于多伊尔……”稍微停顿后,他与听到念及名字转头看向自己的青年对视,“还要劳烦你充当为诸人开出一条生路的坚盾”

多伊尔一怔。这些天来,自己从未给那人好脸色看,他却说得如此郑重其事,该不会是……

不等多伊尔细想,贾法尔就在人们的惊叹声中恢复原型。林克跳上狼背,主动钻出圣光法阵,座狼高高跃起,立刻将围在法阵旁的亡灵引开一道口子。

看了一眼脸色惨白的驾车者,多伊尔回头冲情况稍好的佣兵示意,“你来驾车。”

奥兰多拨动琴弦,不合时宜的乐声响起,舒缓了在场之人焦躁恐惧的心,也让因为害怕而跪伏在地的马匹站起身。

“走!!”

替换了驾车位置的佣兵甩动马鞭,马车沿着林克开出的缝隙向前冲。弓弦的拉动声连续不断地从前方传来,多伊尔紧盯着那个在亡灵群中左右腾挪的身影。利用骷髅迟缓的动作,冲撞、闪躲,为身后的马车开辟出一条道路。

一种难以言喻的滋味在心头晕散,再怎么不想承认,都无法抹去事实。父亲,那个缺席了多年的人在保护自己。

身后响起的惊叫声中把多伊尔从思绪中拉了出来。

眼下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摊开手,随着意念召唤而来的并非晨曦剑,而是一面巨大的鹫形光盾。多伊尔跳到马匹身上,双手持盾,撞开了再度合拢的亡灵包围圈。

一个接一个的法阵隔空亮起,在阴沉的天色中就好像一盏盏被点亮的明灯,阿丽西娜的脸色也渐渐失去红润,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精神力在急速流失,若她不是大神官,根本经不起这样的消耗。

感觉到马车的速度逐渐慢下来,奥兰多调子一转,舒缓的节奏开始加速,所有人的心也随着仿若战鼓的音色而紧张起来。

在前方开道的林克从陡然变调的乐声中听出端倪。

他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马车后面除了数之不尽的骷髅,还多出一大群青紫色的气状物。

那是什么?

时间越来越接近傍晚,以林克的视线也看不清。

距离丘陵还有一段距离,以现在的速度,还需要至少十分钟,那女人撑得到那个时候吗?

【贾法尔,你在前面继续开道。】林克从座狼背部腾空而起,脚踩着骷髅的头肩部,犹如蜻蜓点水般在一片森白骨海里飞奔。无论那团东西是什么,他都必须得解决掉。

多伊尔还来不及细看,就见林克如脱弦的箭,嗖一下就跃过马车的顶棚。

来到没有人的最后一辆马车,林克总算知道为什么大神官那么快就撑不住了。驾车的既不是商旅也不是佣兵,而是一个已经被亡灵的死气侵蚀的活尸,他大张着嘴,呼哧呼哧地喘着气。远看是气体的实际上是一团青紫色的幽魂,它们发出的哀嚎穿透结界,奥兰多试图以雄浑的战歌来驱散这些让人丧志的恐怖叫声。

瞥了一眼排头的车辆,多伊尔和阿丽西娜都在苦苦支撑,无暇顾忌后方。林克放下长弓,双手对准那一大群不知从哪儿钻出来的幽魂,施放了魔法弹幕。数十枚白色的飞弹在他体内周身汇聚后激射而出,绕过了马车,直扑导致马车减速的罪魁祸首。

幽魂的数量顿时减少了三分之一,再一发,又锐减三分之一,第三次不仅把幽魂全部清光,少量飞弹还清理掉了一些飞蛾扑火般扑向结界的骷髅。

马车速度回升,多伊尔回头,恰巧看到林克施放第三次魔法弹幕,在他眼中,漫天的白色飞弹四下散开,犹如拥有自我意识,准确地集中飘忽不定的幽魂,以及腾空跳起,意图让马车减速的骷髅。

就算是魔射手,也不可能一次姓施展数量如此多的魔法飞弹吧……

“到了!”

“我们到岸了!”

车厢里发出劫后余生的欢呼,多伊尔急忙回头,这才发现一阵急速狂奔后,他们已经抵达拥有葱翠绿色的丘陵。亡灵像是被无形的结界阻挡了似的,远远停下了,不再追赶。

经常便秘应该吃些什么
牡丹江白癜风治疗费用
杭州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引起月经量多的原因
亮甲能治甲床吗
海南治疗白斑病费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