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八娱乐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智能

巫师起源第二百九十二章改变

时间:2020-06-27 来源网站:龙八娱乐

巫师,起源 第二百九十二章:改变

这世界变化太快,快到让人无所适从。

对这个老家伙来说,真的太快了,不巧的是,他已经经不起折腾了。

种了自己都不知道多少年的的地,从来没有任何改变,突然有一天,儿子进城回来,要把他的老父亲接进城去,第一反应不是欣喜,是害怕。

怕家里没人看着被偷了,怕房子暴雨过后没人修垮了,怕农田没人管菜被人偷了,总结一下,从头至尾,这个连村外二十里都不敢走出去的小老头只害怕两件事:一是【未知】,二是【改变】。儿子几乎是拖拽式地把他倔强的父亲拉出住过五代人的老宅,过程中直接或间接损坏两个碗,一根鸡毛掸子,以及一扇门。

啊,倔强的小子,和他父亲一样,这证明了遗传学的正确,那确实是他的种。

和多年前一样,叛逆的孩子期望闯出一片天,做着幼稚的梦,父亲坚决反对他的决定,最后不小心让他跑了,现在梦成真了,现在又一次,父亲坚决反对他的决定,这次也没成功。

当年迈的倔老头抱着门声嘶力竭的喊着“放手!我死也不会离开这儿半步”时,儿子的第一反应不是放开,而是去请人拆门。

事实证明钱是万能的。

出价两银币,他被出卖了,四个壮小伙抬着他和他的门还有“逆子!放开我!逆子!”的咆哮声消失在村民们的视线里。

然后终于适应了新房,适应了软的过分总让他有种要掉下去的感觉的大床,适应了被楼房包围,还找到一群下午能陪着喝茶下棋扯淡的人,变化又开始了。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自称是“革新派”的人,喊着【给国家带来改变,给改变带来动力,给动力带来源头】这类听不懂的口号搞建设,他们组织人手,出钱招人,拆拆建建,新路,新房,水渠,下水道,视线所及,焕然一新,整个城市都再一次变得陌生,又得重新花更多时间来适应,变化频繁的令人不安。

紧接着又不知道从哪儿冒出一群牧师基于芯片的信用卡增强了交易的安全性,建学校,教文化,说只有理解至高神圣创造的世界才能更好的追随祂,他们会从学生中挑选出力量的继任者,至于别的孩子,虽然没有强大的资质,也能同享主的荣光。

然后是群自称治安官的圣骑士,订了一大堆搞不懂有什么用还麻烦的要死的规矩,不遵守的人按规定处罚。

等这些终于都折腾的差不多了习惯了,又不知道那个犄角旮瘩里冒出来群圣职者游行示威,说他们在毁掉这个国家,他们都是帮助堕落者的罪人。

谁知道那些人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他只是想过好他的日子,却总有那么多麻烦。

再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就不知道了,因为他又离开了。

依然是那样的高规格,他在睡梦中被跟床一起连夜送往港口。

“放我下来!我认输!”“那不行,好不容易有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错过呢。”“算爹求你了!”那是佩卢首次放下父亲的威严,“放过我这把老骨头吧!!!”“哎呀,相信我啊,我怎么会坑你呢?哥儿几个加速加速,能比说好的少一寻多一银币算我请你们喝酒。”“好嘞!您可不能反悔啊!”“我什么时候反悔过?快点儿。”

“逆子!”在那月黑风高的夜晚,他捶着床板,老泪纵横,“你这是要把爹往死里坑啊!”

那一夜,他杀猪一样的叫声传的很远,很远。

据不完全统计,他们在此过程中他们直接或间接毁掉了一条被子,一个枕头,一扇门,还有面因为出口太窄被拆掉的墙,至于那张床,找了个送垃圾的送出去了。

最后他来了,经过了几次催眠测试,检查结果鉴定没有修行过,也不是神教信徒,又一次,他不愿意下船,他的儿子又拆了一面墙,用了两根绳子,把他抬下来,他成了阿瓦兰迦公民,坐在这个土丘上怀疑人生——————为什么会这样呢,到底是为什么呢。

年轻的时候佩卢可是村子里最强壮的农夫啊,是我提不动刀了,还是儿子你飘了。

他满怀着儿子造反的悲愤低头看了看自己,emmmmm。

好吧是我提不动刀了。

时至今日他仍对那次下船的过程印象深刻:奥洛,从小到大只有五岁及以下算得上听话的叛逆小子,直接雇佣了四个一环巫师扛着他的单人床飞往目的地,嗯,字面意思的飞,一路火花带闪电,全速前进,幸好奥洛很贴心的没忘记把被子捆在床上,他没着凉,【治疗术】也在一刻不停的释放,佩卢身体感官称得上舒适,可即便如此,大半生都跪倒在牛顿的棺材板面前的老家伙依然差点吓尿。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他看了看那群热心的村民,还有两位愿意帮忙的过路旅客,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这跟教会说的不一样。

“大叔,糖吃没了。。。”

熟悉的声音,佩卢都懒得看,就知道谁来了。

金发碧眼的小萝莉摇晃着飞过来,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她年纪不大,倒很懂得利用先天优势,在猛烈的眼神攻势下,他很快败下阵来:“进门,桌子从左至右第二个抽屉,没锁。”“耶!”小萝莉欢呼着给了他一个拥抱,给了自己几个没啥用的加持,携带着微弱的法术光芒奔向目的地。

大叔。。。

对他们来说四五十岁恐怕只能叫年轻人,修行,我真能做到?

佩卢这样问自己,内心有个声音全球限量300部,在告诉他,他能做到,至少变化已经显现。

测试人员告诉他,他的巫师天赋本来是不错的,但是年纪太大,补习知识效果不大,前景非常有限,只能走战士的路子,他的战士资质不说顶级,也是中上,看来那人没骗他————他感觉到了,松散萎缩的肌肉在重新膨胀鼓起,皮肤也在越发紧致,身体正在恢复活力,起码是一部分。

那都是成人学校补课和催眠加强记忆力的结果,不需要种下什么力量种子,符文还在,锻炼法还在,巫师和战士的传承就没断。

所谓的巫师精神佩卢不太懂,但他知道日子变好了,还有了盼头。

愿这片领土的主人仁慈康健。

他由衷的心里念出了父亲生前常说的祝福语。

父亲的话似乎还在耳边回响,虽然一样是个农夫,但岁月仍能让他总结不少经验教训:“记住,臭小子,不管领主到底怎样,是教廷还是贵族,有地比没地好,有领主比没领主好,领主强,身体康健,再如何如何,日子也都过的下去,起码能好好喘口气,遇到好心的,那简直就是上天的恩赐。”

“所以如果哪一天日子过好了,别忘了感恩,就像你爷爷生前说的:愿这片领土的主人仁慈康健。”

德州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威门热淋清颗粒哪里有售
亮甲治指甲多少钱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