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八娱乐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行情

青春华章一一回忆母校兴镇中学之三

时间:2020-02-15 来源网站:龙八娱乐
《青春华章一一回忆母校兴镇中学》(之三)

董定远

不忘三年寒窗苦,

漫漫无终曲 。

老三届一一一个中国近代史中绝无仅有的特殊群体。老三届指中国爆发时,在校的66届、67届、68届初、高中学生。老三届大都出生在国创立前后,他们的成长经历了反右、庐山会议、三年经济困难时期、中苏论战和。老三届经历了国成立后,几乎所有艰苦岁月的磨砺,特别是经历了“三年困难时期“饥饿的煎熬。

本篇侧重回忆兴镇中学老三届,特别是66届140余位同学,在1963一1966三年艰苦岁月中,寒窗苦读的校园生活片段。 1963年,“三年自然灾害”刚过,城乡人民生活略有好转,但国家经济仍处在调整恢复期,人们生活仍十分困难,温饱问题依然困扰着千家万户。正是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年代,作为兴中老三届之首的66级,我们于1963年8月进入蒲城县兴镇中学,开始了三年的寒窗苦读。 兴镇中学地处农村乡镇,绝大部分学生为农家子弟,吃商品粮的同学屈指可数。那时除了兴镇街道及学校附近村子的同学可在家食宿外,其他同学都在校吃住。少数家境稍好的同学在学生灶就餐,大多数同学每周要回家揹两次馍。正是: 家庭生活再拮据,儿女揹馍抄尽心。 三天揹馍十多个,今日多吃明天饿。 饭时开水泡黑馍,辣面咸菜好凑合。 饥肠饿肚是常事,寒冬腊月更难过。

冬季,为了让学生能吃上热饭,学校领导指示学生灶,每天用大笼给学生们蒸红苕、小米粥、溜馒头,一次收取几分钱的费用。同学们把自己的馍和红苕装在自制的网斗中,把小米、玉米糁放在搪瓷缸子中加点水,按时送到学生灶的大笼中,由灶房师傅们负责统一蒸溜。那时: 开饭铃响,抬出大笼。 灶房里外,雾气腾腾。 红苕热粥,味道溢香。 数百学子,蜂涌而至。 争先恐后,各取苕粥。 席地用餐,场面壮观。 由于人员众多,慌乱中时常发生拿错红苕的现象。那时,有的男同学饭量大不够吃,饭量小的女同学就把自己的馍让给他们吃;家庭状况好点的同学,也常把自己的食物送给家境贫困的同学;有的老师用自己微薄的工资收入资助困难学生…艰苦的岁月,铸就了纯真无瑕的同学情和师生情。

六十年代初期,兴中的教室、学生宿舍没有任何取暖设施,每到冬季: 教室冷的象冰窖,脚冻手裂剌骨叫。 宿舍冻的似寒宫,被褥单薄难过冬。 北风呼叫雪花飘,寒窗三年苦煎熬。 记得1964年的冬季特别寒冷,多数同学的铺盖都很单薄。为了御寒,不少家长将旧床单折叠缝合,里边装上谷黄瓤或短麦草,让孩子们铺在床上取暖。我们班有的同学沒有褥子,有褥子的同学便和沒褥子的同学,钻到一个被筒里打对睡。有条件的人家会给娃们买个搪瓷的或胶袋做的暖壶。记得那年我比较幸运,家里杀了只绵羊,羊皮还沒顾上熟,父亲就让我拿到学校当褥子。当时我班李顺魚同学沒有褥子,有时晚上我俩就打个对,共享羊皮褥,温暖舒服、其乐融融。

661班康楷放同学,家庭贫困沒有褥子,也买不起暖壶,班主任史振江老师宿舍时发现他冻的直颤抖,便把自己的铜暖壶让楷放同学用了一冬。五十多年后,康楷放同学在回忆师恩校泽时激动的说;“史老师的大恩大德让我终生难忘!“ 在兴中66届同学的记忆中,三年寒窗苦读的校园生活,印象最深的莫过于:饥饿的困扰、寒冬的煎熬。当年冬天比现在冷的多,由于教室没有任何取暖设施,不少同学手脚都被冻伤,有的手肿的难以握笔,有的手上遍布了血裂子。课间休息,同学们赶快到室外晒晒太阳、跺跺脚、活动一阵子。那时的晚自习,由于沒电都使用煤油罩子灯。两个课桌一对,四个人共用一台煤油灯。尽管灯光暗淡,但同学们学习都很自觉认真,老师在不在教室时,有班长、学习干事的督促,大家都能按要求认真地完成当天布置的作业。

1966年7月毕业时,66届同学学完了规定的初中阶段的全部课程。 六十年代,为了保证家庭困难学生的正常就读,国家对贫困学生实行助金学制度。当时助学金主要针对工人、贫下中农家庭子女中的困难者。记得申请助学金需先在大队开个证明,再由班主任审核后交学校和有关部门审批。助学金每人每月2元到7元不等,但在当时的确是雪中送炭,解决了不少同学求学的困难。这些,都要感谢党的恩情,感谢制度的优越性! 1965年起,随着人们生活状况的逐渐好转,大部分学生都把带来的米面交到灶上,換成饭票在学生灶就餐。记得当时学生灶只有三位师傅,却承担着全校四五百个学生的用餐。当时没有电,蒸馍、压面等全靠人工。灶上做饭烧水使用烧煤的回风炉,灶房有一台手摇压面条机。当时炊事班长是张克敬师傅,另二个是李修生师傅和齐师傅。学生灶员开始由王析儒老师兼任,后来由宋丁旺老师担任。回想当年往事,学生灶的三位师傅给我们留下了难忘的记忆,他们爱岗敬业、吃苦耐劳、默默奉献,在缺粮少油无电的情况下,想方设法、克服困难保证了全校学生的按时用餐,其精神可贵可嘉!

当时学生灶的饭菜,都是非贏利性的,油水虽不多,但价格低廉,素菜一份5分钱左右,有时2分3分钱也给打,一份肉菜一般不超过2角。回想当年,尽管生活艰苦,“低标准、瓜菜代“杂粮多、主粮少,菜品简单、以素为主,同学们吃黑馍、咥红苕、喝稀粥,但一个个大都身体健康、精神饱满、心情愉快。这些都与学校领导、老师对学生们的关心爱护分不开,与学生灶师傅们的辛勤劳动、无私奉献分不开。 回忆当年的校园生活,还有一位特殊的工人师傅,同学们也一直没有忘记他,他就是母校水灶的烧水工一乱娃。党师傅有是个哑巴,他一个人要承担全校五百师生的生活用水。当时水灶北边有口二十多米深的水井,全校师生的生活用水全靠他用轱辘一桶一桶的往上摇,可想其工作量何其大!党师傅从早到晚、年复一年,保证了全校师生生活用水的按时供给。由于常年累月从使体力劳动,党师傅的双臂肌肉特别强健。记得当年有的男同学和党师傅比赛扳手腕,一个个都败了下来,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每到冬 季,热水用量大增,除了每天早上要给师生提供洗脸热水外,一部分师生洗衣也需温水。早上起床铃响天还未亮,水灶傍便排起了打热水的长队,当时规定一个脸盆只供一瓢热水。由于人多用水量大,一大鍋热水一会就完了。党师傅当年还有个“笑料“我至今仍记忆尤新:有男同学反映党师给有的女生打的热水比男生多半飘,便借用女生的花头巾戴在头上,冒充女生去打热水,果然多打回了半瓢热水。据说,总务处为此事还批评了党师和那位男同学,从此再无笑料传出。现在回想起来,党师傅的确是个吃苦耐劳丶以校为家、默默无闻的好人。

五六十年代的兴镇中学,以其良好的校风和教育质量嬴得了人们的赞誉,曾被冠以蒲城县“五中”的称号,多次被评为蒲城县“模范中学“兴中优雅的校园环境和雄厚的师资力量,在全县教育界的名气一直排在前列,让人们刮目相看。校长任建业是西北大学早年的博士生,副校长王正云曾任县城关中学副校长。教导主任燕敏卿是县教育界有名的”教导尖子“兴中的教师们大都是师范大学等院校毕业的科班出身。当年要进入兴中就读,必须通过严格的考试,按照考试成绩择优录取,当年人们都说要进兴中就读不容易。 那些年,兴中认真贯彻关于”德、智、体全面发展”的教育方针,一贯重视对学生的政治思想、文化基础、体育、劳动等方面全方位的正规教育。建校65年来,有3万多名学子从兴中毕业走向社会,可谓桃李满天下,为国家培养了一批又一批栋梁人才。 兴中老三届同学,尽管由于、等历史原因,失去了继续学习和深造的最佳时机,但他们在蹉跎岁月中追求,在艰难困苦中磨砺,在改革开放中搏击,用老三届勤劳、朴实、不屈不挠、顽强拼搏的人生实践,向祖国和人民交上了青春无悔的答卷!正是: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不忘三年寒窗苦,漫漫无终曲。

衷心感谢倪积金老师的精心指导。对为本篇内容提供历史资料的梁纪林、王拉庄、康楷放、郝秦孝、王秋莲、曹玉芳等同学表示深切地谢意。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华章

华章,著名词作家、作曲家、歌手、西部音乐人黑马新秀,现居成都市。他的音乐编曲除了强烈的民族音符外,还融入了非洲鼓、南美摇滚等音乐元素。甚至将野生动物的喜怒哀叫也融入音乐。形成独特的华章音乐个性。华章还是优秀企业家、著名收藏家、全球华人华商联合总会四川分会执行会长、蜀商会副会长、世界华人艺术团副团长、四川省通俗音乐协会常务会长、四川省文学艺术研究会副会长、四川商会联盟俱乐部董事长、成都奇石学会副会长。 。

不含防腐剂的止咳药怎么样
治阳痿36小时长效
大庆白癜风专科医院
相关阅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