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八娱乐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行情

夜阑吟第一卷第三十九章天下气运节能

时间:2020-10-26 来源网站:龙八娱乐

夜阑吟 第一卷第三十九章:天下气运

“这是什么地方?”叶晓明望着近在咫尺的满天星斗,仿佛唾手可得的山河大地,修炼数千年的道心产生了一股强烈的震颤。他只记得自己懵懂地跟在冯坤身后,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兵卫堡,又向金顶的方向不知道飞了多远,在一处无名山涧,只见冯坤不知道施展了何种秘法,就将他带到了这个神奇的地方。

这里满天星斗在头上三尺游荡变幻,山河大地在脚下沧海桑田,仿佛超然于外,以一种崭新的视角俯视着一个世界的芸芸众生和潮起潮落。那种感觉让叶晓明既新奇,又澎湃,似是有种发自元神的呐喊,汇成一道道冲天巨浪,不断冲刷着他的道心,让他忽然生出一丝明悟,一颗小小的种子在他心底悄然发芽,修为竟在这短短的一瞬间向前迈出了关键的一步。

不知过了多久,叶晓明缓缓从明悟的空灵境界退出,双眼中闪烁的精光渐渐归于平静,只有刚刚掀起了滔天巨浪的心潮,还有些摇曳,难以平静。

他惊异地望向瘫坐假寐的冯坤,叶晓明莫名地知道,这个貌似懒惰的家伙一定在全神贯注地关观察着自己。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为自己找来了一具厚厚的躯壳,躲在里面,不肯出来。

叶晓明笑了,他微微感慨地说道:“这是哪里?我在金川修炼了三千多年,从不知道天下间竟还有如此神奇的地方。”

冯坤懒洋洋地睁开眼眸,仿佛刚刚睡醒的模样。他似是无意般伸了一个拦腰,轻轻朝脚下的山河一拂衣袖,一股紫金之气顿时从他脚下升起,似是云中神龙一般,张牙舞爪好不威风,无匹的威势像是空中骄阳,让整片大地都颤抖起来。

“那是什么?”

冯坤微微一笑,说道:“你看这天地变幻。”说着指向了盘旋于半空的紫金神龙。

叶晓明凝神望去,只见神龙冲天一跃,接着扭头向北飞去,带着五彩光芒一头扎进了北方的茫茫冰盖之中。

“这是?”

冯坤点头道:“这就是天下气运。”

叶晓明惊讶道:“气运应在金川?”

冯坤摇头道:“你且再看。”

叶晓明连忙再度极目望去,只见极北五彩光华绚丽夺目,将整个白色冰盖映成了一盏摄人心魄的彩灯。不一会,五彩光华渐渐凝聚缩小,逐渐变成一个模糊的人影,人影双手抱头,痛苦地在地上挣扎打滚,口中发出无声地嘶吼,似是苦不堪言。渐渐的人影由五彩斑斓变成深深的暗红,一道道血光四射而开,竟然染红了整个世界,一闪一闪极为诡异。

“这是……”

“别分心,继续看!”

原本安静、规律的满天星斗骤然混乱,无数星辰拖着长长的尾焰匆匆坠地。而正北方一颗小星却由蓝转红,再变得青紫,体积骤然壮大数百倍,闪烁不定,那频率与地上的血色人影惊人的一致,仿佛交相辉映。山河大地在两股血光的笼罩下,山崩地裂,岩浆喷涌,海水倒灌,一派末日景象。

叶晓明看得眉头紧锁,冷汗直冒,颤抖道:“凶星出世!”

冯坤木然,阴晴不定地望着地上的人影,只见那人影渐渐摆脱痛苦,褪去血光,一道道耀眼金光从他体内爆发而出,晃得叶晓明睁不开眼。在金光的照耀下,空中的血色星斗逐渐变得稳定,胀缩不停的血色光芒渐渐内敛,似是从一颗耀目骄阳,变成了散发着蒙蒙微光的暗红彩灯。

满目疮痍的大地重新焕发生机,纷乱逆行的漫天星辰恢复平静,一切又好似回到了最初的原点,直到小人慢慢暗淡,最终消失。山河顿时失色,星辰也暗淡了几分。

冯坤长长呼出一口浊气,换上一张笑脸,双手抱头,懒散地向后一靠,竟然似是坐在一张躺椅上一般,凭空靠在了半空,只有微微轻颤的手指在诉说着他心中的激荡。

“表演结束,还喜欢吗?”

叶晓明傻愣愣地回味着刚刚在眼前流淌过的震撼,木讷地回答道:“这是大凶,还是大吉?不,没有那么简单,这是天地气运引动了一场杀劫,还是扼杀了一场杀劫?”

冯坤诧异道:“你注意到了?”

叶晓明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道:“有些不对,但不知道哪里不对,更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冯坤露出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一针见血道:“天地气运冥冥中自有天数,不会凭空多出来,也不会凭空消散半分。假若金川多了,南疆或是别的什么地方就会少,而你看刚刚的那股气运,他出现时,并未影响到天下原本的气运。”

叶晓明徒然一惊,说道:“那股气运太雄厚了,好像是将天下间所有的气运凝为一点,凭空生出的一般,但这天下怎会无故生出如此之多的气运?”

冯坤摇头苦笑道:“你说得也对,也不对。每一个界面能承受的气运都是有限的,如果我的计算没有错,刚刚那条紫金神龙所化的气运,恐怕是这天下原有气运的数千倍!”

“什么?!”叶晓明失声到。

“通常来说,如果气运汇集超出了界面之力能够承受的极限,这一界将瞬间崩溃。更不可能有人能够以肉体仙躯坦然受之,起码化境后期还做不到。可这天地却就这么生生承受了,这尚未蜕变的仙体就这么生生承受了。”

听着冯坤的讲解,叶晓明忽然想到一事,连忙问道:“气运应在金川,汇于一人,他是谁?”

冯坤只是点头并不回答。叶晓明难以置信地呢喃道:“原来真的是他……”

冯坤又是一声苦笑,摇头道:“不是小七,但跟他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难道说……”

冯坤点头道:“小七的因果便是这惊天气运!”

叶晓明心中恍然:“原来这便是小七的因果,难怪神秘组织对他如此感兴趣……”了结了心中一大疑团,他忽然对因用户和粉丝差异会长期保留发展3个APP这个奇异的地方再次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又问道:“这里到底是哪?”

“这里便是我金川的立宗一起去旅行的梦想;某一天意识到一段感情的结束;为一次和朋友的争吵感到纠结;尽管这些事情人们在社交络上分享的很多大阵,天地阴阳本源大阵的阵眼,天和之宝锦玉仙铃的本体之内。”

叶晓明听得云里雾里,不禁疑惑道:“锦玉仙铃?不是被小七拿走了吗?怎么又会是天地阴阳本源大阵的阵眼?”

冯坤耐心解释道:“五大仙门以五件天和之宝各自创立了威能无匹的立宗大阵,而这五件天和之宝便是五个大阵的阵眼。小七拿走的,不过是锦玉仙铃外化于型的一个具象罢了。”

“怪不得师尊对小七拿走锦玉仙铃丝毫不急,原来锦玉仙铃真正的本体竟然在这里!那我们刚刚看到的又是什么?”

冯坤望着满天星斗,长叹一声,说道:“刚刚的一幕啊,我猜是一场决然的逆天改命呢……”

“也就是说,这不是原本的天意,不一定会发生?不,应该说十有八九不会发生?”

冯坤笑道:“原本的天意会聚集超过界面承受之力数千倍的气运,而又不让这界面崩溃的吗?这般诡异,必是人为,而且天地气运哪是如此容易汇集,就算以师尊之能,也不可能在这一界中汇集出哪怕半分新生的气运,不知到底是谁,竟拿得出这般大的手笔。新生气运哪怕只有半分,也是比逆天改命不遑多让的事情,何况生出的气运如此惊人。我看呐,以那人通天彻地的手段,逆天改命怕是手到擒来的吧?”

叶晓明心中不安道:“那人……会是神秘组织的人吗?”

冯坤像是没有听到叶晓明的话,盯着脚下的山河愣愣发呆,过了好久才露出一抹苦涩,说道:“但愿……不是吧……”

茫茫雪原之上,一位貌似老农的老头坐在一方残破的矮墙下啃着干硬的馍馍,他对面一位绿袍青年捧着一捧积雪,轻轻地揉搓着双手。

忽然,绿袍青年扭头向老头问到:“你真的凭半句预言,就能肯定金川老七便是那能够抵抗修罗出世之人?”

老头嚼着口中咯牙的干馍馍,不屑道:“天道昭昭,谁敢说一定二字?”

绿袍青年脸色一抽,问到:“那你就这样把剑谱送与他?”

老头翻了个白眼,说道:“一本破烂剑谱而已,又有什么要紧?”

绿袍青年呢喃道:“你真是个不负的败家子……”

老头讥讽道:“既然如此,你怎么不去把剑谱抢回来?”

绿袍青年脸色一变,沉默下来。老头将手中剩下的小半个馍馍往地上一扔,冷笑道:“你怕了?要不然你至少见了他三面,为何不杀他?没有因果,一切便都无从谈起,又担心什么修罗?”

绿袍青年如一尊雕塑,一动不动,更没有开口说话。

老头面带怜悯道:“既然看得清世界,又何必再挣扎,不属于你的,终究是得不到的,就算侥幸抓住了,也会溜掉。”

绿袍青年摇了摇头,颓然说道:“我是怕了,但不是怕得不到,而是怕自己看不清。”

老头叹息道:“有多大能力,便做多大的事,又何必强求呢?”

绿袍青年苦笑道:“不可以的,我有我的,我有我的坚持,我也有我的道。”

老头微微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何不随本心而动?”

狂风吹散了厚厚的乌云,露出惨白的下玄月,绿袍青年望向天空,盯着月牙,似是发问,又像是自语地说道:“我该信你吗?”

老头笑道:“你该信自己的。”

绿袍青年忽然展颜一笑,脸上阴郁之色一扫而空,他回过头来,轻轻望了老头一眼,然后拾起老头扔下的小半个馍馍,揣进了自己的衣襟。

老头面色变得有些不自然,却听绿袍青年欢快笑道:“你吃了我们这么多东西,是不是也该给我一点补偿?”

老头把嘴一撇,说道:“老头我吃的是主人家的东西,与你何干?”

绿袍青年不以为意道:“就算家祖才是主人,但他老人家不在家,你这不请自来的家伙也该有所表现不是?”

老头白眼翻得老高,却没有真的要回那小半块馍馍。

绿袍青年沉默半晌,忽然向天边望去,呢喃道:“老头,我恐怕得走了……”

与此同时,在梧州之南,正闭目盘膝的邱枢桐忽然猛地睁开双眼,从庞大的寒冰离火兽背上一跃而起,露出一抹凝重的表情,自语道:“他……来了!”

宝宝肚子隐约作痛可以用脐贴吗
奥利司他胶囊一天吃几次
宁波有没有白癜风医院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