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八娱乐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养护

书中披露的丑闻

时间:2020-03-27 来源网站:龙八娱乐

  

  一本巴西著名作家保罗·科埃略( Paulo Coelho)的亲自授权的传记《魔术师》(The Magus)日前在巴西出版,书中披露的丑闻,不仅败坏了作家本人的声誉,更使得 2002年将其选为院士的巴西文学院蒙羞。科埃略与巴西文坛的关系因此变得越来越紧张。

  在很多媒体的宣传中,巴西作家保罗·科埃略被称为“继马尔克斯之后,拥有最多读者的拉美作家”。确实,他用葡萄牙语写就的畅销书所创下的销售纪录,恐怕是世界上任何一位大作家都望尘莫及的。 

  科埃略的书被翻译成 65种语言,在 150个国家出版发行,总计销量超过 1亿本。其中,《炼金术士》(theAlchemist)不仅在巴西国内高居畅销榜首长达6年之久,再版了150多次,而且翻译成英语后,又长期霸占纽约时报读书榜的首位。考虑到“保罗迷”的队伍庞大,当哈泼柯林斯准备在今年推出在线书籍时,作为出版社旗下的年度最畅销作者,科埃略的全套作品又被首当其冲地贴在了出版社的网站上。

  今年是《炼金术士》出版 20周年,原本是这位超级明星般的作家大出风头的日子。在不久前的戛纳电影节上,好莱坞大亨哈维·温斯坦(Harvey Weinstein)已经买下该小说的改编权,曾出演《黑客帝国》的劳伦斯·菲什伯恩(Laurence Fishburne)将任导演并主演,预计该片将在明年春天开镜。奇怪的是,连100岁的巴西建筑大师奥斯卡·尼迈耶(Oscar Niemeyer)也认为科埃略是巴西的骄傲,准备动用尼迈耶基金会,在自己近日完工的西班牙艾维雷斯(Aviles)文化中心为他开启长达一年的巡回纪念展,开幕式据说将在 YouTube、Seesmic和MySpace等网站上直播。

  然而,5月的最后一天,一本 600页厚、由记者费尔南德·莫莱斯(Fernando Morais)撰写的名为《魔术师》的科埃略传记正式出版,立刻打破了这种热闹场面。据该书披露,科埃略“技巧拙劣”的第二本书《吸血鬼研究手册》(PracticalManual of Vampirism,1985),实为其好友 Toninho Buda的捉刀代笔之作;更为严重的丑闻,则是科埃略称自己之所以在 2002年参选院士,是因为自己对巴西文学院是一颗“好玉米棒子”(good maize),极具利用价值,一方面用自己的声誉给巴西文学院做了免费宣传广告,另一方面他膝下无子,要是成为院士,死后遗产便顺理成章地归巴西文学院所有。随着该书在巴西出版,原定于在巴西文学院里约热内卢总部举办的各种活动统统喊停。

  百万富翁院士

  1897年 7月,巴西德高望重的世纪文学伟人马查多 ·德·阿森斯(Machado de Assis)亲手缔造了巴西文学院。他希望在巴西复制一个法兰西学院,院士实行终身制,只有在有人去世的时候新人才有进入的机会,因而能成为院士是极高的荣誉。

  按照文学院的章程规定,出版具有文学价值书籍的人才能竞选院士。虽然科埃略的书够畅销,几乎每一本都能卖 100万册以上,然而他在书中到底写了些什么呢?小悲欢、小浪漫、异国情调、伪神秘、陈词滥调,毫无文学上的探索精神可言;在批评他的评论家眼中,他的书就是这样,没有任何文学价值。但他的销售定位,是对准那些受教育程度不高的人,图书价格偏低,内容也简单、粗陋,草草地配备了通俗小说必需的麻醉元素,足够用来打发下班之后、电视剧开始之前的无聊时光。在巴西,保罗·科埃略的地位类似于美国的西德尼·谢尔顿或者中国的琼瑶、海岩,正儿八经谈论文学的时候没人提到他,只是在做文化产业研究和文学社会学研究的时候,才把他当作一个“经典案例”。这个前商人、流行歌曲词作者的文化修养到底是否足以入选院士,曾引发很大的争议。甚至当时就传闻,科埃略以 22票对 15票击败他的竞争对手,靠的是这位巴西富豪向各位投票人一一行贿。

  “玉米棒子”不是 ABL的词汇

  据说,早在自传出版前,巴西文学院和科埃略之间就已传出不和之音。在签署有关学院历史建筑重修的有关合同时,科埃略拒绝承担自己在部分条款上所应负的责任,而据《魔术师》第 28章的记载,巴西文学院主席西塞罗·桑德罗尼(Cícero Sandroni)认为那是让科埃略入选院士的隐含条件。桑德罗尼认为,科埃略在事后把事情抖落出来,就是为了报复,而莫莱斯的陈述方式极不公正地站在了科埃略那边,完全偏袒了他。

  在自传出版前,桑德罗尼曾给科埃略写过一封 e-mail,试图挽救这桩丑闻的曝光,他写道:“用 ‘玉米棒子 ’这一表述来形容财力雄厚,根本不包含在巴西文学院的词汇库中。就像我在电话中说的那样,费尔南德也许从某位线人那里听到了这条俚语,但这却不能代表文学院的品位和立场,我不相信,这是出自任何投票的院士口中。最年轻的院士,你未来的路还长呢,你该好好利用大好时光才是。 ”

  然而,科埃略却丝毫不在乎让巴西文学院丢脸,他在给文学院的一封信中写道,“我不曾干涉传记中的任何内容,唯一可干的就是将个人档案毫无保留地向莫莱斯公开,换句话说,关于我和巴西文学院的关系,费尔南德这位极有责任心的记者,有权利发表任何观点。 ”所有自传中提及的院士并未指名道姓,科埃略在接受《巴西环球报》的采访时说:“我无意伤害巴西文学院的成员,那些人允许我成为巴西最具威望的学院成员,我为何要惩罚他们呢? ”

  神秘协会创办人

  同巴西文学院的大怒截然相反的是,2 年来默默无闻、保守秘密的Toninho Buddha读到传记后十分高兴。他与保罗相识于 1970年,并受到英国神秘学者阿莱斯特·克劳利(AleisterCrowley)的影响,与其共同创办了“另类自由论者协会”(libertarian AlternativeSociety)。58岁的 Buddha如今是一名工程师,没有人相信,他曾为大名鼎鼎的科埃略写过一本书。对于老朋友把著作占为己有,他并不感到委屈Buddha仍遵循该协会的信仰生活,常常跑马拉松,并“始终向往着能修炼成一名圣徒,一名能照亮人心的公民 ”。

  在费尔南德的描述中,Buddha才是一名真正的“危险分子”,他曾经计划让协会成员一起去炸掉里约热内卢最著名的标志、科尔科瓦杜山顶上救世基督像的脑袋。另外,保罗·科埃略曾沿着中世纪三条朝圣路线之一,从法国南部穿越比利牛斯山脉,抵达西班牙加利西亚地区孔波斯泰尔的圣地亚哥朝圣,这也是这位仁兄的主意。之后,科埃略以这次朝圣之旅为素材,于翌年出版了《朝圣》(The Pilgrimage)。Buddha自己说:“我曾是保罗的桑丘·潘沙(Sancho Panza,唐·吉诃德的男仆)。”

  科埃略向来钟情于用他戏剧化的古怪经历来盅惑读者。在费尔南德的笔下,这位名作家出生时没有呼吸,曾数次被收容所拘捕,经历过同性恋,遇到过魔鬼,并且受过独裁政府虐待。费尔南德认为,能将自己如此多灾多难的一生公布于众,把 160本厚笔记和 120卷录音带一股脑交给他,实属勇气可嘉。将丑闻公布于众,这不知算是科埃略对过去的神秘教派信仰的背叛还是皈依?

  (实习编辑:马妍)

 

风湿骨痛不能吃哪些食物精神焦虑抑郁消化不良肠胃痛用法用量明确精准的止咳药有哪种

供血不足头会痛吗
散寒除湿有哪些方法
长沙较好的癫痫病医院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