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八娱乐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新能源

战气凌霄 第1748章 欺负人

时间:2020-02-15 来源网站:龙八娱乐

战气凌霄 第1748章 欺负人

第1748章欺负人

这一幕,不但令得屠桑震撼莫名,就连6天羽,亦是有了短暂的愣神。

本以为自己今日必死无疑,没想到恨之入骨的司马雁,居然会在生死关头,救自己一命。

同样愤怒的,还有遥遥无极的九天之上,那对模糊双眼的主人。

“该死的小贱人,为师不惜耗费百年修为,隔界输送能量给你,你就是如此报答我的?”一个无限苍老的声音,带着滔天怒意,轰然从那双目所在位置传来。

“吃里扒外的小贱人,你给为师滚回来,否则的话,为师定饶不了你!”那声音兀自不依不饶,犹如寒冬之风,轰轰席卷整个天际,令得风云倒卷,苍穹破碎。

但,因为先前隔界向着司马雁输送了大量妖气能量的缘故,那声音的主人,亦是司马雁的师傅,却是在短时间内,再也无法动第二次攻击了。

面对师傅的怒吼,司马雁置若罔闻,目中迅闪过一缕浓浓绝然。

其实从刚开始来到界内,司马雁便已打定主意,不会真正对6天羽不利,一切的一切,早已计划完好。

只不过,司马雁也没料到,6天羽居然拥有一只修为达到恐怖阴圣初期巅峰的逆天妖傀,而且,这妖傀,还存在严重弊端,会临阵倒戈。

如此一来,自己的计划,便得相应的做出一些改变了。

“为什么救我?”就在此时,6天羽猛地抬头,神色复杂的望向司马雁,喃喃开口。

“其实,我一直都未真正想过要杀你!”司马雁抬起芊芊玉手,拂起额头飘散的一缕长,对着6天羽甜甜一笑。

一笑倾城,6天羽神色蓦然一阵迷惘,似乎再次回到了以前,他与司马雁同生共死的那一幕幕,心中的恨意,陡然消散了不少。

但,一想到师傅毕阳惨死司马雁手中那一幕,6天羽心中,再次翻起惊涛骇浪,双目圆瞪的死死盯着司马雁,震声喝道:“我师傅与你无冤无仇,那你为何杀他?”

杀师之仇,不共戴天,6天羽永不敢忘,就算司马雁救了他一命,亦难以抵消他心中的恨意,6天羽倒希望,死的是自己。

“你师傅,没死!”司马雁幽幽一叹。

“没死?”6天羽闻言,不由猛地一愣。

司马雁diǎn了diǎn头,右手一挥,就要一指diǎn向眉心。

但,就在此时,却是异变突生。

只见前方屠桑,身子蓦然一晃,化作一道闪电,轰轰直奔6天羽冲来。

“小贱人,吾不管汝与那6天羽到底是何关系,但今日,他必死无疑,如果汝执意阻挡的话,吾不介意将你们两个全部灭杀!”带着无限恶毒的咆哮,屠桑前冲途中,右手疯狂捏诀,立刻妖气滔天,化作一面巨大的妖气大,遮天蔽日般向着司马雁与6天羽两人罩来。

“狂妄!”司马雁俏脸微沉,diǎn向眉心的右手蓦然缩回,疯狂捏诀下,无数道念幻影,立刻脱手而出,扭曲变形中,瞬间化作一张张狰狞鬼脸,张开血盆大嘴,狠狠向着那妖气大噬去。

道念幻影之威,堪称绝伦,在其出现的刹那,立刻星空颤抖,带着阵阵惊天动地的轰鸣炸响之音,直接撞在了妖气大上。

轰鸣惊天,那面巨大的妖气大,立刻出现一道道恐怖裂痕,其中几个幻影,好似无孔不入,直接穿透裂痕,疯狂撞在了屠桑身上。

屠桑一声闷哼,七窍飙血,蓦然倒卷而出。

若是单凭司马雁眼下的修为,绝难与屠桑抗衡,但在不久之前,为了帮忙对付屠桑,司马雁的师傅焦力,不惜耗心耗力,隔界输送了大量的妖气,融入了司马雁体内。

如此一来,司马雁虽然还是阴圣初期巅峰境界,但其体内妖气,却是无穷无尽,其中许多杀招,根本无需消耗自身能量,只须使用师傅输送的妖气,便可随心所欲的出。

此等情况之下,屠桑想要轻易打败司马雁,自是极为艰难。

司马雁得势不饶人,身子一晃,犹如奔雷般冲出,抬起芊芊玉手,向前轻轻一指diǎn出。

一指出,风云色变,地动山摇,只见一根巨大的妖异手指,带着毁天灭地之威,轰轰从天而降,直接戳在了妖气大上。

妖气大立刻好似纸糊的般,寸寸碎裂,化作缕缕烟雾消散。

就在妖气大崩溃的刹那,司马雁蓦然化作一道耀眼夺目的神芒,瞬间消失不见,下一刻,当其再次现身之际,已经凭空从屠桑右侧冒出,玉手一挥,狠狠一巴掌拍在了屠桑的脑袋上。

澎的一声惊天炸响传来,屠桑半边脑袋,直接崩溃,他目中露出浓浓骇色,不顾身上伤势,迎风而遁,瞬间融入虚无,消失不见。

司马雁目中寒芒一闪,毫不犹豫的迅抬起右手,隔空向前一指diǎn出:“滚出来!”

随着其话语传出,一柄巨大的妖气利刃,立刻带着咔咔破空之音,循着屠桑残留在空气中的气息,疯狂追击起来。

“该死的小贱人,吾本以为她与6天羽势不两立,这才敢贸然翻脸,临阵倒戈,以期吞下6天羽,恢复自由,谁知那贱人居然与6天羽有旧,反倒帮他一起对付吾来了,这可如何是好?”屠桑如丧家之犬般,亡命在虚无内疾驰,与此同时,内心更是暗暗怒骂不已。

若非6天羽遭遇司马雁此等级大敌,就算给屠桑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贸然反叛的,本以为今日是恢复自由的最佳良机,但他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司马雁居然会毅然翻脸,帮助6天羽一起对付自己。

就在司马雁追杀屠桑的当口,6天羽亦未闲着,而是疯狂调动体内的能量,艰难抬起右手,蓦然撕裂虚空,将储物空间打开一道小小的裂口。

裂痕成形的刹那,阵阵刺耳咔咔之音传出,正是其内蕴藏的极品灵石,正在一块块崩溃,化作缕缕精纯至极的灵气,融入体内,供其修炼恢复。

“屠桑……”6天羽要咬牙切齿,一边疯狂吸收着灵气,边仰望向逃遁的屠桑,心中恨意,已然滔天。

“轰隆隆!”就在此时,虚空蓦然传出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炸响,只见星空寸寸崩溃中,妖气利刃,好似长虹贯日,直接一斩而下,将遁入虚无的屠桑,狼狈逼出。

“小贱人,汝休要欺人太甚!”浑身鲜血的屠桑,扔下一句狠话后,再次飞疾驰。

“我平生最恨的,就是你这种对主子不忠的家伙,给我封!”司马雁俏脸一片冰寒,话语出口,立刻身子一晃,消失不见。

下一刻,当其再次现身之际,整个人已然化作一朵好似遮天蔽日般的红云,轰轰直奔屠桑一罩而去。

在那红云罩落的瞬间,更是有着一只晶莹如雪的玉手,闪电般窜出,轻轻向着屠桑一指diǎn落。

感应到那玉手内蕴含的滔天凶煞之威,屠桑不由吓得肝胆俱裂,忍不住激灵灵倒吸了口凉气。

在那玉手diǎn来的刹那,他现,自己体内修为,在此刻居然有了短暂的停滞,怎么也无法运转全身。

若仅仅如此,倒也不会令得屠桑如此心惊胆寒,他真正震撼莫名的,乃是司马雁化身的红云,其内居然涌现一股无比奇异的束缚之力,令得自己的身子,猛地静止,再也无法动弹分毫。

“该死的,这是什么神通?”屠桑心底骇然,他几乎毫不犹豫的燃烧起了残魂,化作一股逆天之力,轰然四散之下,瞬间将那股奇异之力,撞得支离破碎。

做完这一切,屠桑立刻以着这辈子最快的度,化作一道长长的残影,仓皇而亡!

但,就在其身子冲出的刹那,其耳畔,却是蓦然传来一个令其魂飞魄散之音。

“哪里逃?”声音的主人,正是6天羽。

随着话语出口,6天羽已然身子一晃,蓦地腾空而起,双手疯狂捏诀间,一个个操控符文,好似波纹扩散,疯狂遁入虚无,消失不见。

几乎就在6天羽操控符文遁入虚无的刹那,屠桑身周虚无,立刻传出阵阵惊天动地的轰鸣炸响,一张纯粹由符文组成的大,凭空从天而降,将逃遁的屠桑,死死罩在其内。

“给吾碎!”屠桑不由吓得冷汗直冒,甩动硕大的脑袋,疯狂对着那操控符文大,拼命撞击起来。

只不过,这面符文大,乃是6天羽含怒出,其封印之威惊天动地,就算屠桑拼了老命,亦是无法轻易脱困。

“唰!”就在此时,司马雁化作一道耀眼夺目的神芒,呼啸尾随而至,抵达屠桑面前。

屠桑老脸立刻剧变,内心暗暗叫苦不迭,猛地身子一晃,便欲带着操控符文,一起逃遁。

但,为时已晚。

就在屠桑身子冲出的刹那,司马雁已然目露冷笑,右手抬起,捏诀之下,狠狠向着屠桑迎头按落。

“轰隆隆!”伴随着一声响彻九霄的轰鸣巨响,操控符文骤然四分五裂,无情爆炸开来,化作一股毁灭性的波纹,直接撞在了屠桑身上,掀起漫天能量风暴。

屠桑整个身子,立刻土崩瓦解,只剩一缕残魂,从那漫天倾洒的血雨中,惶惶遁出。

“回来!”6天羽目中寒芒一闪,右手抬起,虚虚一抓,立刻将那满脸狼狈与震惊的屠桑残魂,紧握手心。

“该死的,你们两个打吾一个,这不是欺负人么?”

潍坊癫痫病医院地址
儿童止咳药用药安全吗
秦皇岛治疗牛皮癣方法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