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八娱乐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新能源

云来客栈br听说了没节能

时间:2020-10-20 来源网站:龙八娱乐

云来客栈

听说了没,林大 又嫁了? 一粗汉将衣袖挽上,猛咽了一口酒,一脸趣味地说道。

哪还有的着听说啊, 另一农夫状的人哼了哼,把玩着手酒碗, 林大 出嫁时的曲子俺都听了六边了,听到这曲子俺就晓得发生事了!

那这次还赌不?粗汉笑道。

在云来村,林大 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连街边那条狗阿黄都知道,林府生了个倾国倾城,风华绝世的傻子 林晓童。因为美貌,她被多次求婚:因为傻,她总会在拜天地前被退婚。赌林大 的婚礼能持续多久,已成了这儿人们的消时娱乐。

赌,当然赌!俺要把上次输的赢回来! 农夫也一脸粗气地挽起袖子,向门外看了看送亲的队伍,沉思了会 俺赌半柱香,只要半柱香,这乐曲就会停下,然后林大 被退婚!

粗汉大笑着碗中的酒水洒出些许滴落在桌上: 你太小看林大 了,我就赌这半柱香的一半。

你!别废话了,快点香!

好嘞, 粗汉一脸奸笑地从腰间抽出随身携带用来打赌的香,正准备点燃,乐曲嘎然而止。

俺确实太小看她了.... 农夫无语。

那打赌咋办?

俺看,和吧。

成。

树影后的某个身影,听得两对话,抿嘴一笑,倾国倾城。轻踮起脚尖,飞身而去。

林府青竹林,林大 专属地盘。

山竹环绕的小阁楼外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声,随后,便是一阵怒吼: 晓童,为什么你又被退婚了?!我不是警告过你,不准在脸上涂鸡血扮鬼吓人吗? 林老爷说着,一屁股坐上石凳,一脸愤怒。

原本正在玩耍的女子闻言,起身,双手环在身后,紧张的扣着十指,美眸盯着的脚,一脸无辜地解释着: 爹爹,这次我真的扮鬼啊。

那为什么男方会退了你?

我也不知道啊,当时那个人掀开盖头后就跑了,一边跑还一边尖叫,鼻涕都流下来了,好白痴啊。 林晓童嘟着嘴,可爱无辜的模样令人不忍去责备。

你盖头里有什么?

就我....和小白啊, 林晓童小声的说着,有些心虚。

小白听见主人在叫自己,便从桌底探出头来,沿着桌脚爬上桌面。三寸长的蛇身通白如玉,眼中闪着幽绿色的光芒,冷冷地盯着坐在一旁的林老爷,粉色的信子咝咝地响着。

啊! 林老爷被小白一吓,跌坐到地上,转而怒吼, 我真不明白,我和你娘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傻笨女儿!明明美貌无双,却愚笨至极!今年你就十八了,再嫁不出去,你让爹的面子往哪搁?

十八又如何,没找到我喜欢的,哪怕是父母之言,媒妁之约,我也不会遵守。 林晓童抚着小白的脑袋,小声嘀咕到。

你说什么?

没啊, 林晓童莞尔一笑,扑到爹爹怀中,撒娇道 爹,女儿不想嫁,女儿想留在你们身边嘛~~

可你还是早晚得出嫁啊,唉, 林老爷叹了口气,看来自己的女儿一眼,又是一阵叹气。

老爷!老爷!你听我说啊.... 大老远,便听见了小环喇叭般的大嗓门,响遍青竹林。

慌慌张张,难成大器! 林老爷一脸不悦地盯着兴奋地满脸通红的小环。

不是啦,老爷, 小环喘着粗气,却跟个麻雀似得兴奋, 老爷,有人来提亲啦!!

又来? 林老爷淡定地瞪了自己女儿一眼,冲小环说道, 叫那家伙回去认真地思考三个时辰,三个时辰之后,他还执意要迎娶晓童,我就把晓童嫁给他!

爹爹,你好歹也得去看看那人的德性吧....

有人肯要你就不错了,你要知足啊! 林老爷语重心长。

老爷,这次不一样啦!提亲的人是莫逸少爷! 小环一脸兴奋,只差没手舞足蹈了。

什么莫逸,我管他.....莫逸?姓莫? 林老爷脸色一变,转而狂喜, 莫逸,他真的回来了?他真的事业有成,遵守约定回来迎娶晓童了?!!

哈?谁是莫逸? 林晓童皱起眉,脑海中完全没印象.....莫逸到底是谁?以前有人提亲,也没见爹爹这么高兴啊。

你的未来夫婿! 林老爷一脸坚定,嘴角勾起若有若无的奸笑。

小环也一脸奸笑地望着自家 。

林晓童头皮一阵发麻.....

林老爷转过身,看着站在一旁的小环, 明天就完婚,在这段内, 不准离开青竹林一步!这一次,绝不能再出什么乱子了!这一次,我一定要把女儿嫁出去!!

嗯嗯! 小环一脸激动地附和着,仿佛这是一件很伟大的事。

我说你们啊..... 林晓童很无语.....搞的好像她嫁不出去一样,虽然事实也是这样啦,可那都是...

对了,老爷,莫逸少爷说他今天下午会来拜访。

真是个细心体贴的好女婿啊, 林老爷抬起手,抹了抹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目光转移到晓童身上时,突变为凌厉 我警告你,不准再把我的女婿吓走了!不然,我要你好看。

哦, 林晓童垂下头,偷偷吐了吐舌头....你又打不赢我,怎么让我好看。

小环,走,去准备准备,好迎接我们的新郎官。 林老爷一脸兴奋地和小环一同离开了青竹林。

......爹爹对他的称呼也未免变得太快了吧.....

林晓童凝着眉,在石桌上坐下,晃着小, 真是麻烦啊,才给吓走一个,怎么又来一个?娘的基因也未免太好用了吧。而且爹爹好像蛮喜欢这次提亲的家伙,如果吓走他,爹爹会很伤心吧。偏偏是明天,明天娘就进完香回来了。爹一定是想利用娘的 威信 逼我就范,太可恶了!!

林晓童想到这儿,十分气愤地用手捶了捶身下的石桌,小手瞬间红透....

痛!!

呵呵...

林晓童正欲哭无泪中,身后的竹林突然传来一阵轻笑。

谁! 林晓童黛眉一皱,目光凌厉,手掌拍上石桌,利用反推力飞身朝笑声发源地袭去。

一直躲在竹林中的某人见行迹败露,干脆飞身下迎。在即将撞上女子之际,侧身挽过女子纤细的腰,缓缓落地。

你!放手! 一落地,林晓童便扬掌朝他胸腔击去,将两人间的距离拉开数步,白皙的小脸微微泛红,怒视着面前的男子。

男子一头墨色的长发,双眼炯炯有神,嘴唇似有若无地上勾着,一双桃花眼中透出玩味。皮肤有一点黑黄,却掩盖不了他的俊朗。

好帅.....林晓童犯了几秒的花痴,又努力地摇了摇头,抛开这种不正确的想法,一脸杀气地瞪向面前之人。

你到底是谁?潜入我林府有何目的?

目的?当然是为了看看传说中林 的倾城容貌啊。不过,传言中的林 可是个白痴呢,现在看来,并不尽然啊。 男子摸着下巴,上下打量着林晓童。

你!混账! 敢轻薄她?这贼找死!

林晓童并起手掌,再次朝男子发动攻击。

男子一笑,侧身避开林晓童的攻击。林晓童拧了拧眉,不断地发动连环攻击。而男子则是一脸轻松地躲避着,一面品头论足: 气势是够了,但力量不够。动作也不灵活,太限于形式。

给我闭嘴! 林晓童怒吼一声,俯下身去扫男子的腿。

男子见状,并不闪躲,顺势压上林晓童的身子,两人双双倒地。

你!! 林晓童现在十分十分十分生气,努力想将男子从自己身上推开,无奈怎样都推不动.....这家伙是猪吗?怎么这么重?

这可不能怪我,是你把我弄倒的。 男子眨着眼,一脸无辜。

你!你给我起对此来!

脚扭了,起不来。

你你你你.....

,我跟你说,莫少爷他....啊啊啊!!!我什么都没看到,我什么都没看到! 小环麻雀似地一路小跑冲进青竹林,正好撞见了某幕,又尖叫着跑了出去, 老爷老爷,你有孙了!!!

喂,小环..... 林晓童无语地看着小环渐行渐远的身影,感慨万分....为毛她的丫鬟偏偏是个喇叭?

糟糕,看来惊扰到他们了呢。 男子轻笑着,从林晓童身上爬起,静静地朝小环消失的方向望去。

你不逃跑吗? 林晓童站起身,一脸好奇, 他们来了,你可就跑不了了。

咦,这么关心我啊,你该不是喜欢上我了吧。 男子笑着,伸手要抚林晓童的脸。

林晓童斜眼瞪着他,拍开他的手,轻吐字音, 滚!

青竹林外,传来了两人小心翼翼的脚步声,以及林老爷的小环故意压低了的声音。

老爷,快点啦!

笨猪啊,就是要慢点,别把我的孙子吓跑了!

听着两人的对话,林晓童突然有一种无力感.....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说出字。

爹....

男子看着林晓童复杂的面部表情,努力憋笑....好玩!

啊,你们...已经解决了? 林老爷问的小心翼翼,林晓童一阵脸红。娇嗔着跑到自家爹爹身旁,摇着他的手臂。

爹,你说哪去了啊。这家伙是贼!

贼?女儿,你是不是误会啦? 林老爷一脸似笑非笑, 这可是你的未来夫婿,莫逸啊!

就是就是, ,你见过这么帅的贼吗? 小环的目光完全定格于站在一旁淡笑着的莫逸身上,眼中桃心不断。

什么?就他? 这个无耻混蛋就是莫逸?!!

女孩子家家的,不准爆粗口! 林老爷怒瞪了她一眼,又转看向莫逸,满面笑容, 小逸,别担心,这孩子平时都是很温柔的,只是今天看到你太激动了,所以才....

嗯,我知道的,晓童一看就是个温柔如水的女子。

林晓童在一片听着,头皮发麻.....晓童晓童,叫的这么亲密,我跟你很熟吗?温柔似水?我呸!

嗯嗯,真是个懂事的孩子,老夫实在是太欣慰了!!

不过,我未经允许就闯入,好像打扰到你们了,还请岳父原谅。 莫逸说的一脸深沉,林老爷听地一脸欣慰。

停停停停停停! 林晓童越听越不对劲,连忙插到两人中间,中断谈话, 第一,我还没答应嫁给你,你个我套什么近乎?第二,爹爹啊,你女儿给人欺负了,你不能坐视不管啊! 林晓童泪眼婆婆地望着自家爹爹,企图唤醒沉睡在爹爹心底的父性。

林老爷瞪了瞪自家不争气的女儿,将她推开,一脸笑容地看向莫逸, 小逸啊,你放心,以后晓童要是有那里做得不好,你尽管告诉我!唉,以后,还得麻烦你多多照顾她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

得婿如此,岳复何求? 林老爷一脸欣慰地握着莫逸的手,四目相对,两人间产生了一股奇妙的气流....这算神马的狗血偶像剧?!!

林晓童一阵头疼,瞪了两人一眼,走入自己的小屋中, 哼,懒得理你们! 说完,恶狠狠地将门关上。

莫逸勾起嘴角,眼中的笑越发的深刻。

月从黑云中露出身子,柔白色的月光散落于青竹林,带着淡淡的幽香。

林晓童在床上翻了几圈,终是不能入睡,干脆掀开被子,气愤地瞪着床头的帏幕。

可恶啊,那个莫逸比想象中的还难搞定啊。本来还想着,既然爹爹喜欢,就好好地成一次婚算了。可是,她就算是嫁给什么猪狗羊猴,也不会嫁给那个无耻下流的莫逸的!!

林晓童正烦恼间,屋外突然传来阵阵箫声。低沉委婉的箫声,如倾如诉,婉转动听,犹如深潭中的细流,静谧美好,恬淡宁静。

林晓童不住陶醉起来,轻轻地起身下床,再轻轻地打开门,向箫声的源地望去。

月光下,男子着一身白衣,轻奏着手中的玉箫,柔白色的月光铺洒在他的周围。风微微吹来,衣摆随风扬动,颇有几分仙风道骨。

原来,这莫逸还懂得乐器这类高雅的玩物啊.....林晓童想着,忍不住轻笑出声。而莫逸已趁此时,,流到林晓童身前,近距离地看着她的脸,嘴角勾起很不仙风道骨的邪笑。

夜深人静,娘子穿的这么妩媚跑出来,莫非春心难耐?

林晓童的确很美,这点莫逸不得不承认。林晓童的美,来自她的灵动与出尘。

林晓童穿的,是一身白色的睡衣,光滑柔顺的布料,若隐若现地现出了身材的唯妙。而林晓童闻乐而出时眼中的那抹光,更使她的美增添了几分。这与白天时所见的大大咧咧的她完全不同。动如脱兔,静如处子。

莫逸觉得,林晓童像一本有趣的书,你完全不知道下一页会是什么,你期待结局,却又害怕漏过中间的精彩。

你你你你你你!你突然靠这么近干嘛? 林晓童笑完,一抬头,便看见了某张被放大了的帅气面孔。脸瞬间变红,连忙将莫逸推开。

莫逸侧身,反握住林晓童的手,顺势将她拉入自己怀中。垂下头,轻嗅着怀中女子的发香。

你你你你你你!! 很好,林晓童已经彻底的变为一个结巴了。

在学校附近开了家餐厅。3月2日餐厅试营业

嘘, 莫逸在她耳边轻吐着气,抱的更紧, 别挣扎,让我抱抱你。

哦..... 林晓童乖巧地点头,果然不再反抗。几秒后,猛然醒悟:为什么她要听他的?她干嘛要乖乖听他的?

想到这里,林晓童连忙挣开他的怀抱,后退几步,怒瞪着目前的男子.....竟敢把她当猴耍!!

哈哈哈... 莫逸大笑着,心情大好, 怎么办,晓童,我喜欢上你了,你得负责啊!

你你你,我我,这关我什么事?! 好不容易才理清的思绪,又因他这突如其来的告白而混乱......从小到大,林晓童不知听过多少次的示爱,却唯独在他玩笑般的话语前,不知所措。

当然与你有关啊,你可是我的妻子呢, 莫逸笑着,趁着林晓童还未反应过来,俯下身在她嘴角留下一个轻如蝉翼的吻, 这算定情的,明天我再来娶你。

待林晓童反应过来时,莫逸早已逃之夭夭。

无耻下流混蛋卑鄙龌龊!!!

叫声,在青竹林中回荡着,久久不息.....

次日大清早,天还未亮,林府外的下人们已经开始张灯结彩,布置礼堂,动作熟练而迅速。林老爷满意地四处看了看,嘴角是掩盖不住的笑意。

老爷,夫人回来了!! 下人跑来,话刚落音,一名妇人便踏着有些急躁的步伐走了过来。妇人的皮肤保护地很好,还泛着年轻的光彩,一双细长的眼眸,配上红桃似的小嘴,一股出尘的灵静之美,毕露无遗。

娘子,你听我说...... 林老爷笑嘻嘻地迎上妇人,一瞬间,画面突变。

只见原本温文尔雅的妇人突然间面目狰狞,抬起玉手 优雅 地掐上林老爷的耳朵,怒吼着, 我不过离家几个月,你居然把我女儿卖了六次!!而且还没卖出去!!现在居然还想....你是怎么当人家爹爹的?!!

就是就是, 林晓童从娘亲身后探出头,拼命地点着头.....俗话说,先下手为强嘛,谁叫爹爹不仁在先,这可不能怪她哦.....不过,娘的话怎么觉得怪怪的?

娘子,痛痛痛,听我解释啊,啊,痛痛痛... 林老爷呲牙咧嘴地,姿势十分可笑。

你还有什么要解释的,说!要是让我不满意,我一掌拍死你! 林夫人一脸凶相,完全没了之前的温柔模样。

我....

娘,别听爹爹乱扯,快帮我把婚退了吧,娘~~~ 林晓童撒着娇,嗲地的语气令人心软.....林晓童太了解她娘了,要是真让娘看到了莫逸,那这婚绝对退不成了!

好好好,娘马上.....

岳母,小婿来迟,还望岳父岳母原谅! 一道悦耳的男声从几人身后响起,众人纷纷回头观看。

林老爷轻呼了一口气.....得救了。

林晓童瞪着莫逸,咬牙切齿.....偏偏这个来,绝对是故意的,太可恶了!!

林夫人.....这娃娃好帅....

夫人夫人,你看,这就是我给晓童找的第七号夫君,莫逸! 林老爷赶忙从自家夫人的魔爪下逃脱,一脸谄媚地介绍着。

莫逸,好名字....莫,莫?难道是?

嗯嗯,就是曾在晓童幼儿时与我们订婚的莫逸啊!

老爷,我错怪你了.... 林夫人再次将目光投向林老爷,眼中却温柔无限,完全没了之前的凶狠。

莫逸因林夫人的转变之快而目瞪口呆,突然间有些明白了林晓童....

小逸啊,都这么大了啊,真是越长越帅了,对了,莫夫人可好? 林夫人将话题再次扯到莫逸身上,动作举止温文尔雅。

家母早在多年前就已逝世了, 莫逸淡笑着,眼中闪过不易察觉的悲伤。

啊! 林夫人有些尴尬,但更多的却是感叹, 那你这些年,是过来的?

嗯。

林夫人点了点头,轻叹口气,不再说话。

林晓童抬起头,望向莫逸,心底闪过连自己都未察觉到的心疼。

话说回来,林晓童!你敢骗老娘,长胆子了啊!! 林夫人的优雅气质再度消失,伸手朝林晓童的耳朵抓去。

我那有骗你,我哪敢骗你啊! 林晓童一面闪躲,一面为自己辩护。 我只是告诉你我被爹爹卖了六次,第七次买卖在进行中,全是事实啊!

你! 林夫人快速绕到林晓童身后,反擒住她的手腕,厉声呵斥, 你到底认不认错,嫁不嫁?

不认!不嫁! 林晓童咬着牙,狠狠地瞪了林夫人一眼。

你你你....呜呜,女儿长大了,就不听我这个做娘的的话了,呜呜,不孝啊,我怎么生了这么个不孝的女儿啊,呜呜..... 林夫人突然一改满身的怒气,松开林晓童的手腕,蹲下身嘤嘤地哭泣起来。

娘...... 这就是林晓童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娘的原因。

呜呜....

娘啊~~ 林晓童都想哭了.....

呜呜.....

好好好,我嫁我嫁,我嫁还不行吗? 林晓童一脸地欲哭无泪...

那你还愣在这干嘛,快去换衣服啊! 林夫人兴奋地站起身,脸上完全没有哭过的痕迹。

.....被坑了.....

回到屋中,林晓童静静的盯着摆在床上的大红袍子,黛眉轻皱。真的要嫁吗,可她还从未体验过呢。

婚奏曲响起,天幕揭开拂晓,整个云来村,都笼罩在欢乐的气氛之下。而在众人都不知晓的情况下,这场婚礼的两个主角,同时消失了.....

林晓童背着小包袱,逃出云来村,畅快地呼吸着外边的口气.....自由果然是最美好的!

娘子,在干嘛呢? 莫逸不知何时已到她的身旁,好奇地望着她。

啊啊啊啊!!!为什么你会在这?还有,我叫林晓童! 林晓童后退几步,与他保持距离。

还要问吗?当然是来追妻的啊。 莫逸轻笑着.....就知道这丫头不会乖乖就范,果然啊。

哼,那你想怎样?把我绑回去?

怎么会呢,娘子,我们一起去私奔吧。 莫逸以一种十分认真的口吻说道。

好啊好啊,不对,我干嘛要跟你私奔,***!

两人就这样小打小闹着,一路上嬉笑不断。

天色渐渐昏暗,两人开始四处地找店投宿。

本店客满!

抱歉,小店客满了。

抱歉,我们店已经客满了。

抱歉.....

空房?有啊。 店老板一脸堆笑地看向两人。林晓童轻呼一口气,不用露宿野外了.....

不过,小店只有一间空房。

林晓童眯着眼,看向一旁的莫逸, 我要了!

我不睡大街。 莫逸一脸奸笑。

于是......

桌子以左是我的,已右是你的,不准过界! 林晓童站在客栈的某间空房中央,划分领域。

莫逸无视她,躺到床上,一脸舒适。

喂,那是我的领域! 林晓童气愤地冲上前,想将莫逸从床上推开。

我才不要,我要睡床。 莫逸像个孩子般地嘟起嘴,假装熟睡。

你! 林晓童一脸气愤,但怎么也推不动他,干脆在他身旁躺下.....她就不相他这么没风度!

事实证明,莫逸确实很没风度。

两人背对而睡,各怀心事。

那个... 林晓童小心翼翼地开口,细蚊般的声音在安静的房内显得很吓人, 你是不是很喜欢你娘亲?

身后,久久地沉默。

林晓童见对方不理自己,嘟着嘴,生着闷气。

为什么这么问? 身后,突然传来莫逸的声音,林晓童微微吓了一跳。

没啊,就今天娘问你的时候,看你表情有些。

身后,又是一阵沉默。

他是很喜欢娘亲。娘亲是很温柔的女子,爹早逝,从未经商娘亲便一人揽下爹留下的烂摊和他,落下一身毛病。娘曾说过,她之所以能坚持下来,是因为她和爹的爱。而爱,是无私的。

林晓童嘟起嘴,闭着眼迷迷糊糊地睡下。睡梦中,仿佛感觉到有人轻轻抱了抱自己,淡淡开口, 既然你不喜欢我,我呆在你身旁,只会是负担。

似梦非梦,林晓童陷入梦乡。

次日,林晓童睁开眼,身旁却没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先是喜悦,而后便是一阵莫名惆怅.....什么嘛,也不过如此,还不是被我给吓跑了。

林晓童背起包袱,离开了客栈,开始四处游玩。

【评语】:叙事祥尽,行文流畅,细节描写得当。问好,欢迎投稿!

泰州白癜风专业医院
洛阳白癜风医院地址
益阳白癜风医院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